當前位置 >> 華藏凈宗弘化網 >> 數位圖書館 >> 每日論語
下載

選擇影音主機
  • 視頻點播
  • 音頻點播
【請點選播放集數】

文字檔下載:docpdf    
 

※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

每日論語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一O八集)  2019/3/10  澳洲  檔名:WD20-037-0108

  諸位同學,大家早上好!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《論語講記》,「公冶長篇」第六章。

  【子使漆彫開仕。對曰。吾斯之未能信。子說。】

  「這種講法,有利你們自己看書。從前人不會、看不懂的,有人可以問,今日若是去問人,只會亂指路,令人誤入歧途而已。所以讀書要求古人,並不是尊古,因為古人謙虛,今人驕傲,只是我們看不懂而已。一本通則其餘的也就通了,不可以行雲流水式看過,一章字字都要口到、眼到、心到,另一章也有三到,如此學,力量就大了。若一章含混,讀書不能三到,看它十本也一樣,縱使書藏滿屋,又有何用?比沒看好一些,但是沒有多大的力量。吾從前不好,受人激刺,在大眾面前遭人斥責說你不懂。但是因為家庭教育好,所以還知道要羞恥,反而會用心,暗中用功,人有恥字,也能改悔。你們以後看書,一字也不許輕過,哪一行也不錯過,半年就進步了。」以上這一段雪廬老人給我們講,看書要三到。最好求古人,因為古人是謙虛,所以看古注;現在人不懂得謙虛,所以現在人的注解,比較有問題。怎麼讀書?讀書的原則,三到:口到、眼到、心到,每一章、每一字都要仔細看過,不能行雲流水這樣看過,這樣就沒有多大力量了。如果能夠三到這樣看,能這樣用功,一字一行都不錯過,半年就會有進步,就是有用心了,用心在這個上面,那就不一樣了,這一點也是我們要學習的。這是這一章雪廬老人一開頭的一段話,也非常重要。

  『子使漆彫開仕』,「孔子派漆彫開仕,漆彫開原作漆彫啟」,啟,開啟這個啟古代右邊沒有攵字旁,只有左邊這個。「啟古作启,君主時代為了避國君的名諱,漢景帝名啟,漢以後為了避景帝的名諱,所以把啟改成開」,把開啟的啟改成開。「為什麼要這樣呢?從前人取名字都要避常見的字,因為子女不許書寫父母的姓名,恭敬父母的緣故。昔日接家書要跪讀,回覆信時也要書寫跪讀,君臣為五倫之一,有如父子,子不言父名,後人念孔子的名要念成孔某。看京劇便可以知道,京劇都是脫胎於經書;例如太監來,要接旨,跪讀,謝恩;行禮如儀後,要說公事在身,不敢久留。看朋友信,叫拜讀,彼此恭敬,禮尚往來。」

  「你們學佛知道佛法有宗派,孔子的弟子也傳授各自的長處,像子游、子夏傳詩,各有所傳,各有專長。孔子曾為魯司寇,雖然後來不幹,也是一位老紳士,說話有分量。」

  「凡人都必須做個有用的人,替人辦事,人才有三等:上等為領袖,中等受支配做輔佐,下等的守規矩,不可以看不起守規矩的人才,否則國家必定亂。其餘的就不能稱才了,不過是行屍走肉而已。若是去破壞人,那便是壞才。你們不能批評人,只須要自己管好自己,孔子說誰毀誰譽,蓋棺才能論定,莫要批評人。」

  『對曰:吾斯之未能信』,孔子叫漆雕開他去做官,「漆雕開回答說(和老師說話要用對曰),吾斯之未能信,吾為錯字,的確是錯」,這個地方吾這個字雪廬老人舉出來是錯字,「可以參考《過庭錄》」。「所以從前人說讀書一字不放過。今人可以稱你怎麼樣、我怎麼樣,古人不允許」,古代那個時候不允許,「對老師都要自稱名,不能稱吾」,稱自己的名。「吾是啟的錯誤」,啟古代作右邊沒有攵字旁的启,「誤為吾」,這是誤寫了,寫成吾字,「《集釋》的考異有詳細的考證」,在《集釋》對這個字有詳細的一個考證。

  「斯,指為仕之事,叫我出去做官,我自己不相信自己,怕辦不了」,這個是漆彫開他自己怕當了官,事情辦不好。孔子叫他去做官,他回答孔子,說他恐怕自己辦不了。「常人一聽有官做,不會也應好,會也應好,因為在家千日,不如一日為官。」平常人一聽到有官做,不會做他也答應好,要去做官;會的也答應好,會不會都會答應,這是一般人。因為在家千日,不如一日為官,都喜歡當官,這種意願漆彫開就跟一般人不一樣。

  『子說』,「孔子一聽,不錯,這個學生很誠實」。

  「考證:按,韓非子儒分為八,學什麼學問,都可以分門別類,全學會那更好。」「怕辦不到」,沒有辦法學太多,「就要選擇一門深入,其餘再學,就比較容易學」,這個也是做學問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則。我們沒有辦法同時學太多,辦不到,要選擇先一門深入,這一門學好了,再學其他的,就比較容易。「學問往下用功,有了著作,深入哪一門,把個人平生這種心得寫出來,能流傳千古,後人批評不倒,就足夠了。」真正有深入一門學問,把個人平生深入的心得寫出來,能夠流傳千古,以後的人批評不倒,那這樣就夠了、這樣就可以了。「若是著作等身,都是東拉西扯,都是前人說過的,有如雜菜湯,那就害人。會做的才做,不可冒充明公。」自己真有東西才寫著作,不能這裡抄一點、那裡抄一點,東拉西扯,好像雜菜湯一樣,好像自己都很通達、明瞭,這個會害人。會做才做,不可以冒充明公,自己不明白,冒充得全部都明白了,這個不可以。

  「《集解》:鄭曰,子說是善其志道深也。」《論語》《集解》這個注解舉出鄭曰,子說是善其志道深也,「這個講法比較穩當,是什麼意義呢?你們想想」。雪廬老人也是給我們自己去參了,參這個意思。那讀書自己參,自己悟出來的,那就是自己的了。聽別人講,可能耳邊風,沒聽進去,就沒有什麼受用。所以過去祖師大德,世出世間的學問,老師常常會留一些空間給學生自己去悟。這也是教學很重要的一個方式。

  「餘論:王船山胡亂扯一套,可以不必看。」餘論,王船山解釋的那是亂扯,可以不看。雪廬老人給我們舉出來。所以看《論語》的注解也是大學問,沒有雪廬老人給我們指點,實在講我們自己看也不會選擇,往往就看錯了。這個非常重要!

  好,今天我們這章書學習到這裡,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

  

  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