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載

選擇影音主機
  • 視頻點播
  • 音頻點播
【請點選播放集數】

      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:docpdf    
 

劉素雲老師學佛答疑  劉素雲老師主講  (共一集)  2011/1/8  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 檔名:56-092-0001

  尊敬的各位法師,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晚上好。可能有點來晚了,為什麼?大家看我今天是標準的劉姥姥。今天早晨我身邊的幾位同修,集體建議今天一定要穿新衣服,怎麼辦?恆順吧!因為這件衣服是我六十多年所穿的,最新的、最花的一件衣服。我下午在家裡沒來聽師父講開示,我在家裡練習了好幾次,穿上了照照鏡子,不行,穿不出去,脫下來了。如果今天晚上不是謝居士去接我,我自己出來,我肯定還穿那件衣服。你們前兩天發現我那件衣服的祕密了嗎?我告訴你,他們一建議我換衣服,我就把那個衣服翻過來,我這面穿一天,那面穿一天,我就在換衣服,今天實在是不行了。他們幾個像開會一樣,早晨說妳今天必須穿。我給你們說這個衣服是怎麼回事?這個衣服是北京的一位同修給我買的,從北京寄到了廣州,一個這個紫顏色的,還有一件紅顏色的。我這次出來的時候,他們都看著我,務必得把衣服裝進我那個包裡,我就裝來了。所以今天他們就說,「今天是在馬來西亞最後一天,明天咱們就出發了,所以妳今天必須得上鏡,得穿這個花衣服。」剛才為什麼來晚了幾分鐘?正好我出門走不遠,看見師父他老人家在散步,老人家一看我穿花衣服非常高興,我們站那一起照相。我說「師父,你看我穿新,漂不漂亮?」師父說「好好好、好好好。」然後我們在街上就照了好幾張相,就把時間耽誤了一會兒。一般來說,我是比較遵守時間的。

  今天主要是答問。剛才謝居士去的時候,把這個答問題給我拿去,但是我已經沒有時間看了,我就從頭來說。如果在座的同修還有什麼問題,可以繼續提,隨時把你寫的條子拿上來就可以。今天是答問和講解相結合,如果這些題答完了,我就再給大家講點什麼,如果問題答不完,咱們以答問為主。

  問:第一個問題,尊敬的劉老師,您好,懇請老師解惑,感恩。第一個題是末學正在學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,一星期一次兩小時,快兩年了。主修淨土法門,《彌陀經》與念佛,末學是否應該放棄學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,以求一門深入?這本論主要是集合了佛所說的法,讓人一步一步走上成佛之道。

  答:這是第一個問題,你說的這個論我沒看到過,所以我念的時候就很不順嘴,有點咬得慌。這個問題我是這樣想的,主修淨土法門,你念《彌陀經》和念佛就可以。因為現在時間太緊迫了,還是按師父說的一門精進吧!這是第一個問題。

  問:第二個問題,末學主修《彌陀經》與念佛,一門深入,是否我不需換成《無量壽經》,還是功課上可以改為,早上《彌陀經》和《無量壽經》第六品,晚上《彌陀經》和《無量壽經》三十二至三十七品。

  答:繼續讀《彌陀經》就可以了,《彌陀經》是小本的《華嚴》,《無量壽經》是中本的《華嚴》,所以你讀《彌陀經》沒有錯。不用改,可以,因為你現在再改,可能還有點生疏,時間太緊,還是《彌陀經》一門精進。

  問:第三個問題,既然我們誦經又聽經,要怎麼才能不思議?末學聽了就會去思考,請問該如何?

  答:昨天我講,讀經、誦經統一起來說,就是不管讀經,還是誦經,還是聽經,你就是一門心思的讀、聽就可以了。不要去琢磨它的意思,一琢磨它的意思,那就是凡夫之見,不是佛菩薩的見解。我說了一句,你聽經、或者你讀經,你說這一段你聽明白了,我知道佛說的是什麼意思,錯了。佛沒有起心動念、沒有分別執著,佛也沒有意思,所以你說你懂佛說的什麼意思,實際是你的意思,不是佛的意思。

  問:第四個問題,老師,您說您之前一天磕頭四個小時,是指禮佛嗎?還是單單磕頭四個小時。

  答:禮佛,面對佛堂。當時我家的念佛機是二十四小時不斷的,我就按著念佛機唱的那個調,一邊唱著佛號一邊磕頭,四個小時,沒有數量限制。

  問:第五個問題,老師,我們念佛、或聽經時,有需要請冤親債主、歷代祖先、歷代父母、孤魂野鬼來和我們一起念佛聽經嗎?煩請老師開示,無限感恩老師。阿彌陀佛。

  答:這個問題我想是這樣的,就是你的程度到哪個層次了。現在我們哈爾濱播經,播經是什麼意思?就是那一盤經一次可以播半個月的時間,然後半個月,你再從頭播又播半個月,那就是給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播的,也就是我們看不見的眾生播的。播這個的時候很多人都感覺非常好,覺得很多眾生都來家裡聽經,我家是一直在播著。我去廣州之前,已經播了一年多時間了,就是二十四小時是不間斷的。我自己感覺到挺好,我雖然看不見那個無形眾生,但是我能感覺到,很多很多眾生在聽經。我採取的什麼辦法?不請也不送,因為我不知道我請請誰,畢竟你請誰,你還得有落下來的。所以我就想一切有緣眾生隨時可以來,隨時可以走,來去自由,我也不送。我就是不請不送,自己自願來、自願走,這樣我的感覺挺好。但是有的人說感覺不好,那無形眾生來了不都是鬼嗎?妳不是把鬼請到家來嗎?我說我很明確,我就是要把他們請回來,請到家裡來讓他們聽經聞法,好也求生淨土。有的人說妳家那不鬼太多了嗎?我說來我家的鬼都是善鬼,都是好鬼,成佛之鬼,所以我歡迎他們來。說到妳家不鬧得慌嗎?我說從來沒鬧過,非常守規矩。因為我起了一個什麼念頭?我跟大家說,我說因為我看不見你們,我也不會照顧你們,你們不要挑理。來了以後,這面就是我在晾台上是播經,在佛堂是念佛,如果你們需要聽經,就到晾台這面聽經,如果需要念佛,就到佛堂那面去念佛,來去自由,但是大家要守規矩,互相不要干擾。我就是起這個念頭,所以我感覺來我家聽經的那些個鬼神,無形眾生都非常守規矩,我覺得好像是在某種程度上比咱們人都守規矩,真是這樣的。

  所以師父上人在開示,昨天說了一句,現在是人不如鬼,一點不錯。我前些日子在廣州,和廣州的同修們也一起繞佛,我們是在居住的小區裡念佛,當時我就跟大家說,咱們繞佛一定要守規矩,咱們繞佛的隊伍要排整齊。間距要適當,就是前面的人和後面的人,間隔一個胳膊的距離,就這麼遠的距離就可以了,不要拉得太長。為什麼?我感到好多好多數不清的眾生,在跟我們一起繞。我看不見,但是我感覺特別明顯,而且他那個隊伍排的比我們的隊伍還整齊,我們的隊伍是單行的,他那隊伍是八人一排,還是幾人我不知道,我就感覺非常整齊,成方陣形。而且他那個排頭絕對是低於我們的排頭,人家非常懂規矩。不是說我們的隊伍在這,他跑到這,不是這樣,而是我們的隊伍在這,他在這,總是有個距離。所以我說真是這些個鬼他們看明白了,也要求生淨土,非常非常守規矩。所以你說你請不請,你沒必要請,你要說請,你說張三、李四你能點到那麼到嗎?總有落下來的,你落下來的,可能他就挑理。沒有分別,就是所有有緣眾生,凡是要來的我都歡迎。你歷代的父母,如果你的佛堂裡有歷代祖先,父母的牌位,他們天天在和你聽,你怕落下你可以起個意念:你說請父母們回來聽經,回來念佛也可以。孤魂野鬼他們很苦,非常可憐,你能發慈悲心,讓他們和你一起聽經念佛,說明你有菩提心,有慈悲心很好。

  第六個問題比較長,我得看看主要問題在哪裡,現在我沒找著問題在哪裡。我還是給大家念念吧,讓大家也幫我看看,他主要要問我什麼問題。

  問:老師好,我今年二十歲,原本發心出家,父母也同意,我就在寺院住著過午不食,並受持其他齋戒一年有餘。快剃度時,寺院裡又來了一個想出家的同齡人,很嫉妒我,我就離開了寺院。經居士介紹,到邢台給一個發心護持佛教的,江紅姊姊幫忙整理資料。後有一個特殊因緣,與居士們一起耕種有機糧食,遇上了大學畢業的工學學士,大我幾歲,一直未談對象的男居士,在廬江學習過傳統文化,挺談得來,我們二00八年一起隨團拜訪過老法師。後來情投意合定了終身,共同成長。如今山西老家好多親朋好友不理解我,有的還嘆氣,有的寺院裡的人還誹謗我。還有的挖苦江紅姊姊當初還幫助我,還學佛,盡給佛教丟臉。我不知道我錯在哪裡?我父母都是老居士,好多親朋也是老居士,有的修行很好,都不理解我。父母在各項壓力下很煩惱,我更煩惱,請劉老師慈悲開示,我是去找個地方出家,還是做一名居士好?劉老師,您就像心地無私的大海一樣偉大,告訴我該怎麼辦?請慈悲開示。

  答:一切隨緣,妳當時想出家,後來遇到了一個人嫉妒妳,妳就離開了,說明妳出家的因緣不成熟,也說明妳的信念不堅定。如果妳要成熟了、堅定了,別人說什麼,和妳都沒關係。妳後來遇到了一位同修談得來,你們定了終身,情投意合,說明妳塵緣未了。我一九九四年就因為塵緣未了,所以沒有出家,妳跟我一樣還是塵緣未了,妳還是了這個緣吧。如果妳現在又找個地方去出家,妳不是坑人嗎?那妳這位男同修怎麼辦?妳說妳的父母和很多親朋好友都是修行人,但是不理解妳。這是妳自己的事情,因為什麼?妳修佛沒有修好,所以人家才不理解妳;如果妳修得很好,妳做得如理如法,父母、親朋好友會讚歎妳的。不要因為自己讓父母和親朋好友生煩惱,妳是不是有些過於執著?因為其他的我不太了解,就妳問的問題,我想我就這樣回答。

  問:第七個問題,老師好,不好意思麻煩您了,學生以恭敬的心,向老師請教一個問題,如何放下情執?是一個孩子對母親的感情,對母親的依戀,情執很重,老大不小的我,就想一輩子和母親在一起。無論生活、做事,還是走弘持傳統文化之路,都想和母親永不分離。學習傳統文化和佛法後,一心求生淨土去西方極樂世界,可就是放不下對母親的情執,不知該如何?請老師開示,謝謝老師。

  答:你想和母親永遠在一起,不可能,母親總有一天會離你而去的,你到時候怎麼辦?你如果說我孝順,我母親走了,我也跟去,好像不太現實吧,大概你做不到。正好我今天看一本雜誌,有這麼一段話,恰恰我就記來了,我想可能對大家有用。你看它是這麼說的,說死亡好比是一扇門,你和我都在朝它排隊準備進去,是不是這樣?真是。說它隔開了今生和來世,你和我都命中註定,必然要闖死亡這一關,誰都不能倖免。你說你的媽媽和你,包括你在內,你儘管現在還年輕,但是也要過這一關,你也不能倖免。所以你想和媽媽永遠在一起,這就是過分的執著了。另外她是你的母親,天下所有的人都是你的父母,男人是我父,女人是我母,你要把這個心量要擴大,這樣你就會放下這個情執了。你孝順母親是完全應該的。有一個例子,我在報紙上看到的,一個人叫什麼名我忘了,他今年是五十二歲,就為了照顧母親,他五十二歲了沒有處過對象,沒有結過婚,就是見報紙的時候,他還一直在侍候老母親。所以這是一個孝子,我們應該向他效仿,應該學習。但是你千萬要做好思想準備,當媽媽有一天離開你的時候,你也應該高興。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孝子,你能把媽媽送到西方極樂世界去,這是沒有再比這個孝更大的孝了。後面還有一段話說,生又曾生,死又曾死,本來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都是在同一個循環當中,所以說死是生的開頭,生是死的起點,每個人都害怕面對死亡,而死又是人生的必然。這非常的有哲理,就是一個圓,所以說生和死那就是一個循環。所以它這句話很對,說死是生的開頭,生是死的起點,沒有生死,你把這個問題想明白了,你和媽媽這個問題也就解決了。

  問:第八個問題,老師好,感恩您的真誠開解,學生剛學佛不久,請問應從哪裡開始,怎樣做才不會走彎路?在二0一二之前有所成就,具體的步驟請您慈悲開示,感恩您。

  答:這個我建議你讀一讀老法師寫的那本書,就是叫什麼名?《認識佛教》。《認識佛教》那本書不單是新同修應該看,而且老同修也應該再重複的看,你看了這本書,我估計你應該不會走彎路了。因為這是正知正見正修,從這開始就可以了,然後聽經、讀經、念佛,一定要一門精進,長時薰修。如果你選擇了淨土法門,現在你還沒有選擇讀哪部經,我建議你讀《無量壽經》、念阿彌陀佛。因為我讀《無量壽經》、念阿彌陀佛,我真實的受益了。如果我不把最好的東西介紹給你們,我對不起你們,那是我自私。

  問:第九個問題,老師好,請教您有一位年輕人修學不是很精進,讀《無量壽經》有半年的時間,讀得不是很熟悉。但有時在早上起床時,或坐、或走路時,有時《無量壽經》的經文自然的就從腦中湧出,浮現在眼前,平時讀得不熟悉部分,都可以不由自主的背誦出來。請問應該如何看待這種問題,該如何繼續修學。

  答:這是一種境界,不要執著這個境界,不單是這個境界不要執著,任何境界都不要執著。真正的修行人,我告訴你們,沒有境界的境界是最好的境界,最好的境界是最清淨的境界,就是一句阿彌陀佛。你說的這種現象,我也曾經有,比如說晚上睡覺的時候,我聽我老伴說,「妳昨天晚上滔滔不絕的在讀什麼?」我想那肯定是《無量壽經》,他說「一大段一大段的。」我說「你聽沒聽清楚是什麼意思?」他說「我沒聽清楚,但是妳說得非常溜。」他的意思是非常順溜,就一點也不停滯。有的時候可能還判官司,有一次我跟刁居士我倆在香港住在一個屋,第二天早上她跟我說,「大姊,妳昨天晚上給誰斷官司?」我說「我斷什麼官司?我睡覺!」她說「不對,妳一拍大腿,非常嚴厲的說你怎麼還這樣,他都到這種程度,你為什麼還折磨他。」我也不知道我斷的什麼官司,各種境界可能都是會出現的,出現了,過去就過去了,不要執著它。如果你出現的是能背《無量壽經》,這也是一件好事。

  問:第十個問題,劉老師好,請問您沒達到三昧時是怎麼念佛的?

  答:我啥時候三昧了,我到現在我都不知道。因為有人問我,妳怎麼得的三昧?我就去問師父,師父就說九個好好好,也沒回答我什麼叫三昧,我就別問了,還是自己悟吧。後來我聽師父講法、讀經,我就讀明白了,就是清淨心,清淨心就是三昧。你說我沒達到三昧時,我是怎麼念佛的?我就是幹事認真,我要想念佛,我就時時刻刻我不忘了這件事;我要是讀經,我就老老實實坐下讀經。所以認真有認真的好處,它是不是執著,我也不好揀別,我是怎麼?譬如說我切菜,我非常笨,我左手。我小學三年級以前我是用左手寫字,因為當時是住在農村,農村的老師、校長都有屯親,互相都有點帶親戚,所以我左手寫字老師也不管,校長也不說,我就寫了三年。三年以後我從農村搬到了哈爾濱,人家老師就必須得要求我右手寫字,所以那時候我就想不念了,因為三年我已經寫成了,再讓我用右手我不會寫字了。我跟爸爸媽媽說我不去上學了,每天爸爸得哄著我,把我送到學校去,就這樣可能一年多時間,我才又學會了用右手寫字。就有些時候,我現在兩個手我都不會使剪子,就絞東西用那個剪子,我兩個手都不會使,我現在寫字用右手。

  也有一個好處,我後來當老師,有一次我的右手被開水燙了,燙了以後我就不能往黑板上寫板書,我想我左手再試試吧,結果我用左手寫,反正寫得不太規整,但是還能寫出來,沒耽誤給學生上課,所以我說左右開弓也挺好的。我切菜的時候,我是用左手拿菜刀,我是一邊切一邊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,反正至於切多粗我也不知道,我做菜的手藝非常差。我做的疙瘩湯,疙瘩大到什麼程度,有這個差不多大。刁居士上我家一看說,「大姊,妳這可真是疙瘩湯,太大了吧。」我做的麵條不是麵條叫麵柱,因為我切的手藝太差了,所以一邊念佛一邊切,切個啥樣就是啥樣。我掃地的時候笤帚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,擦地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,反正我什麼都阿彌陀佛,大概也就是這麼念,最後就念出三昧了。我現在只能說到這,因為再往深了說我說不出來,反正我每天這腦袋裡就是阿彌陀佛。

  有時候佛友來我們面對面的坐著,他跟我說話倒苦水、發牢騷、說煩惱。一開始我聽我心煩,我就想你怎麼這麼多煩惱?後來我就想這個想法不對,他想跟你說,說明他信任你,你應該耐心的聽。後來我不是給大家說嗎?我就準備了一個無形的垃圾筐,那個垃圾筐他看不著,我也看不著,但是我能感覺到。比如說我家是長條沙發,他坐這頭,臉朝這麼,我坐這頭,臉朝這麼,他就滔滔不絕說,他一開說,我就意念垃圾筐我就擺在中間了,然後他所有說的呼呼呼都倒在垃圾筐裡了。他說完了沒事了,這垃圾筐的蓋自然就蓋上了,我啥也沒聽著,所以我也不煩惱了,我想這招挺好。有一次他說到一半的時候,他突然問我,「劉姨,我剛才說的問題,妳說怎麼解決?」我說「你說啥你再說一遍。」他說「妳瞪著眼睛瞅我,妳怎麼不知道我說的啥?」我說「我不瞅你不禮貌,你該說我劉姨,你看我跟她說話,她連瞅我都不瞅我,所以我得瞅著你,但是你說的啥我沒聽進去。」他說「那妳幹啥?」我說「念阿彌陀佛。」真是,我告訴都是實話,真是他說的時候我沒聽著,我心裡真是就是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,就是這樣。所以我說念佛真是好,你自己能幫助別人解決煩惱,自己還不煩惱。

  問:第十一個問題,昨天您講到要做世間人的好榜樣,念佛人的好榜樣,成佛的好榜樣。現在社會的夫妻關係相處都不太好,請您對踏入婚姻和即將走入婚姻的年輕人,談談如何經營夫妻關係,做世間人的榜樣。在夫妻相處當中重要的是什麼?忌諱的是什麼?請劉老師講解,謝謝。

  答:這條我是短項,我做得不好。據說北京街頭現在有一個流行話,過去我在我們東北住的時候,有一句見面就是常說的:您吃了嗎?後來大家說這個話不能隨時隨地都說,你比如當時是室外廁所,那個上廁所的出來了,你要上廁所一對面,你也說你吃了嗎?這時候不能那麼說,我就想也是,那得分場合地點。實際人家吃沒吃和你有啥關係?假如說你問我,我就有點抬槓,你要有人問我,我說我沒吃,那你請我去吃嗎?不可能,就好像是一句平常的客氣話。說現在北京街頭流行一句什麼話?您離了嗎?這話變得很時髦,就是你離沒離婚?同學、同事一段時間沒見面,見面第一句話就問您離了嗎?太可悲了。所以我想現在年輕人你要結婚,你膽也夠大的!我要是倒退回去幾十年,我可不結婚,這一生結一次婚已經領教了,真是這樣的。如果說你已經走入了婚姻殿堂,或者是你即將步入這個殿堂,一定要有一點,要有責任感,做人一定要有責任心,你要對你自己負責,也要對對方負責。但是如果夫妻關係,一旦遇到了一些障礙,我勸你一定要想明白,不能幹傻事,不能幹蠢事,不能自殺,別情執那麼重,誰也離不開誰,不是那樣的。師父講法不說了嗎?都是假的,好的時候我愛你,愛你有多深,月亮代表我的心,假的不是真的。又有新歡的時候,那月亮就代表那個心了,就和你沒關係了。

  不有一個佛友嗎?她嫁了一個丈夫,那個丈夫的前妻是跟別人跑了,把丈夫和兒子都丟下不管了。咱們這個同修心地非常善良,就去照顧這個父子倆。十八年以後這兒子也長大了,丈夫也侍候得挺好,三口人很和睦。這個前妻回來了管她要丈夫、要兒子。這個佛友很傷心,就去問我,「劉姨,妳說怎麼辦?」我說「妳要問我,我告訴妳,還給她,丈夫也還給她,兒子也還給她。」她說「那我這十八年的功夫不白費了嗎?」我說「一點也不白費,妳這是功德,妳要是和她打起來,妳沒有功德,福德都沒有了。妳要聽我的勸,妳就還給她,還給她以後還是一個完整的三口之家。」這個同修就問我,「劉姨,我怎麼辦?」我說「難得妳清淨念佛,有人侍候他了,不用妳了對不對?妳就老老實實念佛求生淨土得了唄,多好!」所以我當時就給她解釋,我說什麼叫丈夫?她們說「就是老公!」我說「老公是新名詞,我還不太會說。」我說我解釋的丈夫,丈是距離那麼遠,一丈遠,夫是夫君,就按現在話來說叫老公,我說這一丈之內是你的丈夫,是你的老公,一丈之外願誰誰的。我說妳操那麼多心,管那麼多事幹啥?

  我遇到過這樣的佛友,上我家哭天抹淚的說,丈夫在外面有外遇了,我天天我查他的手機。我不知道他的手機,她一查怎麼就能查出祕密來還怎麼的,因為到現在為止,我不會用手機,我沒有手機,我不知道那個手機都是什麼功能。她說「我天天查他的手機。」我說「你查他的手機是什麼意思?」她說「看他都和誰通電話了,給誰發短信,那短信是什麼內容?」我說「妳這一天念了幾聲阿彌陀佛?都用在這手機上了。」還得人家睡覺了,偷偷摸摸把手機偷出來,上另一個房間去查去。我說妳這一宿能睡多少覺?太辛苦,真是太辛苦了,妳管那麼多事幹啥?如果他的感情不在妳這了,妳看能看得住嗎?妳就隨他去吧,是不是?他上哪個道,那是他的因緣,妳該勸可以勸他,但是妳勸不了,他要走他的路,他就走唄!

  那今天師父上午開示的時候不說了嗎?那個炮烙,炮烙是什麼?地獄的一種刑罰,就是那個銅柱子給它燒紅了,那多熱,男人要是邪淫,他看這個柱子就是美女,所以他就去抱,一抱他就沒了,就燒成灰了。然後風一吹他又活又成人形了,看著還是美女,要不說這樣的人沒有臉,他沒有記性,你抱一次就得了唄,他還去抱,所以他一生是萬死萬生。要是女的,她看那個柱就是帥小伙,男的,她也去抱。所以章太炎不是說嗎?這個刑罰太殘酷了,能不能取消?不每天那個小鬼來抬他去上班嗎?他白天在人世間上班,晚上就到陰間去上班,他是祕書那個職務,判官司。所以後來他就跟閻王爺建議,能不能把這個刑罰取消?閻王爺就派了兩個小鬼陪他,帶他去看,兩個小鬼領他到了一個地方,就告訴他說到了。但是章太炎什麼也看不到,為什麼?你沒有感召這個你見不著。所以說上地獄去,上餓鬼道去,上三途是什麼人能見到?你自己造這個業了你能見到,你造不了這個業你想看也看不著。到地獄、到餓鬼道去什麼人?一是菩薩,二是造業的,這兩種人能去得了;你沒造這個地獄業,你看不到地獄。所以一切是心想的,是你自己造作的。因此師父告訴我們是自作自受,和別人都沒有關係。

  夫妻關係怎麼樣經營,我沒啥經驗,我也不怎麼會經營,反正我覺得彼此要信任。現在都講AA制,我現在也學會了好幾個新名詞,一開始我不知道什麼叫AA制,後來就說夫妻之間經濟是獨立的,你賺的錢歸你,我賺的錢歸我。就是丈夫不知道妻子那存摺上有多少錢,妻子也不知道丈夫在哪個銀行開戶了,有多少存款,都不知道。花錢比如說這一個月的生活費,假如說花了一千塊錢,各出五百,這就叫AA制。我一聽我說我家早都AA制,我家是從什麼時候都AA制?大概從一九九七年吧,如果我沒記錯,是一九九七年。我和我老伴我倆,我們倆不是純粹的AA制,我老伴因為從企業退休,他工資比較低,我在機關,工資比較高,我老伴心裡不平衡。後來我姑娘就跟我說,「媽,咱們家問題這麼解決,我爸的工資是他零花錢,完了吃穿用都妳負責。」所以我們家我和我老伴這麼個AA制,就到現在為止,從一九九七年到現在,我沒看見過我老伴的工資卡,工資條,就是這樣。所以他的工資就他的零花錢,我的工資原來就是日常生活用,所以我想這個也挺好的。因為我這人心大,我從來沒把這個錢當作個事,我現在都不識數。你要給我一千塊錢,我得數好幾遍可能能數準確它這一千塊錢,一次、兩次我都數不過來。所以,我這人好就好在兩件事不感興趣,一是錢、二是官。

  一九九八年我自己把官辭掉的,還挺費勁,人家去買官、要官求人,我是辭官求人。我不是當官的那塊料,為什麼?因為當官老開會,我又在綜合口,綜合口是開會常常少不下,而且你還得表態。我開會有兩個特點,一是聽不清人家領導啥意思,二是睡覺,一開會我先睡著了。有一次什麼樣一個會我都睡了,就是漲工資,我開會之前,我那幾個部下告訴我,拿個本、拿個筆妳得記,什麼精神回來好給我們傳達。還不讓代替,必須得一把手去,我就去了。領導剛開始一說漲工資的事,我就睡著了,完了等人家會議結束,我睡醒了,我那紙是空白的,我啥也沒記上。回去以後,我那幾個部下就問我,今天什麼會?我說漲工資。啥精神?我說等人事處發文你們看吧。他們說妳記錄給我們看看。我拿那個白紙,我說這就記錄,一個字沒記上。他們氣得說就這麼重要的會,和咱們關係這麼密切,妳怎麼能睡著了?我說我也聽不懂,我不睡覺幹啥?就是這樣,後來到漲工資就出錯了,人事處給我們每個人發這麼大一個小條,就是你原來的工資,你現在應該漲到什麼程度,就發了這麼一個讓你自己核對。我看不明白這個東西,我和我們機關黨委副書記一個老頭,我倆對桌,我就把我那個單就擱這了,副書記自己看他自己那個,看完了以後問我,「素雲,妳看明白沒有?」我說「我不會看。」他說「我就知道妳不會看,拿來我給妳看。」他就拿過去一看他說「素雲,妳這個錯了,少給妳算兩級工資。」我說「不可能,人事處算的還有錯,就這些。」他說「我去找,我要找回來怎麼辦?」我說「你找回來給你。」後來他就上人事處給我問去了,回來老頭笑呵呵的說,「怎麼樣?錯了吧,真是少給妳算兩級。」我說「那這兩級你找回來的給你吧。」

  所以我就在錢的問題上,在官的問題上,我確實是不感興趣。人家都說妳要是稍微腦袋靈活一點,妳早又升上去了,妳何止是處級?我說那大官都給別人當吧,我小官我都不想當。因為什麼?有人說妳得會看領導臉色,妳發表那個意見,妳得對領導的心思。我說這個事太難為我了,我不會看臉色,我們委七、八個領導,我說你讓我看臉色,我得從頭看,一把手看我得分析分析,這個領導他想聽什麼話,看完一把我看二把,我說太陽落山了,七、八把我還沒看完,把我自己累死了,我說我不幹這個傻事。領導臉色我也不看,你讓我發言,我就說我自己的意見,不讓我發言我還不欠嘴,就是這樣。所以後來就形成一個什麼規律?一讓我發言的時候,我就先問領導說真的、說假的?領導說,說真的。我說說真的我就說,對不對你們心思我不知道,說假的別找我,願找誰找誰,就是這樣。所以我就覺得做人首先你要真誠,你像夫妻之間就是這樣坦誠相待,別偷偷摸摸的,凡是偷偷摸摸的事,見不得人的事沒有好事,什麼都公開透明,不是講透明嗎?所以夫妻之間一定要透明。現在都講隱私,反正在我這好像沒啥隱私。尤其是你幹了壞事的時候,你更不要弄成隱私,你暴露出來那叫發露懺悔,你合適。你要把它當隱私隱起來,你不懺悔出來你那就是造業。夫妻之間應該從我做起,從你自己做起,不要老要求對方如何如何;如果老要求對方如何,往往關係就容易出裂痕。時間長了,人不說嗎?他們跟我說,說剛結婚有七年時間是磨合期,這七年妳要磨合好了,後面就比較順了。如果七年之內,妳要磨合不好,大概拜拜的可能性就大了。這個我還沒體會到,因為我到現在為止,和我老伴子還在磨合,沒拜拜。

  問:第十二個問題,劉老師您好,我初聞佛法,家人不信佛,我想引導家人學佛,應該從何做起,又不至於用力過猛。

  答:你剛聞佛法你就想引導家人學佛,太快了吧,因為你還沒學出個模樣。你先學出個模樣,一個好樣子,給家人做好樣子,家人自然就跟上了,身教勝於言教。你叨叨、叨叨去說,可能時間長了,人家會煩的,會反感的,會逆反的,你就默默去做。你像胡老師,為什麼現在妹妹、媽媽對他轉變了印象,包括去世的父親?因為他做了。他如果沒做,還像以前那樣,不會服氣的;現在他妹妹給他發短信,稱他為最偉大的哥哥。過去他妹妹和他是不太對付,他過去剛學傳統文化、學佛,他回家是指揮這也不對,那也不對,先看冰箱這個肉,那個肉,冰箱裡,他就說你們就吃吧、吃吧!所以他一要回家一打電話,小阿姨向老人家一報告,說小林哥哥要回來了。老爺子、老太太趕快說,該藏的藏,把東西都藏起來,不能讓他看著。因為看著他批評,這也不對,那也不對,所以老人家就很反感。你學佛的怎麼這樣?這就叫學佛?有時候可能老人家都用諷刺的口吻來說,「咱們家學佛的要回來了,咱們說話都得小心點了。」這都是胡老師跟我們分享的時候講的,他舉的具體例子,那現在他就不是這樣了。我不知道你們在座的,聽沒聽過胡老師最近講的光碟,他四個月侍候他爸,侍候到什麼程度,他說現在才體會到了,父子親情是怎麼個親法。

  他說過去他父親一上廁所,他就煩,嫌髒、嫌臭,現在他父親在廁所坐一個小時,他就在廁所陪他爸一個小時,這一個小時就是和父親交流。他父親給他講了好多過去他的事情,這個親情就愈來愈近、愈來愈近。譬如他說吃那個醬豆腐,可能我們叫腐乳,咱們這邊叫啥我不知道。老人家雙目失明,他看不見那個醬豆腐,又不能一整塊給他都擱在飯碗裡,因為那個東西鹹。所以胡老師一開始,用筷子給父親夾一點,送到老人家嘴裡。那個醬豆腐它不是有點黏嗎?他肯定擱嘴他得吸一下,吸一下,胡老師說他再用這個筷子,送到自己嘴裡的時候他覺得噁心,他受不了。後來他想,這一關我必須過,自己的父親我都嫌他髒,這怎麼行?後來他就是乾脆也不用公用筷,就自己的筷子,夾給父親吃完就自己吃。後來父親吃的飯,老人家因為非常節儉,他撥那個蒜皮、那個菜葉什麼東西,完了他都撥到碗裡,他特別整齊。然後他就說,兒子,你都吃了吧。一開始胡老師說真是直皺眉頭,這你說老爺子吃的,剩的這東西,魚刺都在這碗裡,我怎麼吃?後來想這一關也得過,他說我也不經過嘴,直接送嗓子眼兒裡去吧,稀裡糊塗反正我都扒了進去了,啥味我也不知道。後來他父親因為有前列腺,他小便的時候就不乾淨,最後可能都還剩點還有沉澱物。他一開始這關都過不了,後來他都一關一關過了,他說怎麼過的這關?他父親小便完了,他用那個杯子,接他父親的小便喝進去了,他這樣做的。他說喝進去以後自己什麼感覺,特別高興,原來這麼簡單,什麼都沒有。他說這不就是心想嗎?你想它就髒它就髒,你想它就乾淨它就乾淨。所以他父親的小便他喝過,就這樣四個月,把老父親送往生了。我說你這回就做對了,如果這四個月你不在父親身邊,老人家走了以後,你可能會遺憾的。兩種一種是無所謂,因為和父親沒有什麼感情,十歲就不和父親在一起,已經四十五年了。我說這四個月就是讓你盡孝道,這樣老人家走了,你沒有遺憾,真是這樣的。所以我想做人,無論是咱們做孩子們的長者,還是做長者的孩子,都要盡自己的責任和義務。在座年輕人也不少,老人家也不少。所以什麼叫孝順?你真正的在父母面前,你去踏踏實實的做了,老人家心安了,這就是孝順。最大的孝就是護持老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

  問:下一個問題是,還是剛才這位佛友的,我岳母是漁民,行船幾十年,只有兩個女兒,現在周身是病,去醫院檢查沒病,幫她尋醫問藥花了不少功夫,但病痛依舊。我學傳統文化後勸她念佛,她無心念,我騙她說做大禮拜能治病,她就每天做一百個,(是不是就是密宗那個大頭?你這個大禮拜大概就是這個意思。)她拜完了一百個大禮拜渾身大汗,然後馬上沖涼,結果一個月後耳鳴愈來愈厲害,就不肯做了。我剛學了點經絡知識,按她那個穴位,但是幫不了她。後來想可能運動量大,勸她每天做三十個左右,堅持二、三週後有一天停下來,當天肺莫名的痛走不了,經常腹痛、頭痛、頭暈,好了此處就痛另一處。她膽小憂愁,眉頭常皺,擔心不已,我現在明白了,只有佛法能幫她,就計劃回國後要買魚放生,捐款到佛堂,捐印傳統文化書籍、光盤,這些行動能直接幫助她嗎?有更好的建議嗎?

  答:這個很明顯就是業障現前,因為殺生,你看她是漁民肯定是打漁、殺生。我記著我曾經看見一個老人家往生,往生之前她是什麼樣?就是那個嘴就像魚嘴似的,就這麼一張一合、一張一合。後來有人明白說她肯定是喜歡吃魚,問她的兒女,兒女說媽媽最喜歡吃魚,所以到最後她的嘴,現的那個形就是魚嘴的形。因為魚假如你釣牠,或者把牠撈上來以後,牠離開水以後,沒有呼吸,牠也很難受,牠那嘴就一張一合的,我們可能都有這種體會。所以老人家因為就是愛吃魚,最後就這樣。還有我看見一個老人家,她是八年的植物人,就是一直是插管,靠用那個管來維持生命。後來有一天說老人家重了,是不是要走了?讓我去看看,那是我第一次看見老人。她是什麼反應?就是那個舌頭從嘴的一側,耷拉出來挺老長,一伸一縮、一伸一縮,就那樣似的。完了我當時我就跟她嘮嘮,我說您是哪位眾生,我看不出來,您能不能告訴我,如果老人家曾經傷害過你,你現在示現這個像,我請你老人家能原諒她。因為這位老人她現在學佛,她想往生極樂世界,你要聽懂我的話你就把舌頭縮進去,你就不現這個像可不可以?我說完了以後,待了一會有幾分鐘,有幾分鐘那個舌頭它那就縮回去了,就不伸不吐了,不來回伸縮了。說明那就我勸牠牠聽進去了,可能是狗,大概老人家年輕的時候,是不是吃狗肉還是怎麼的?所以她示現那個吐舌頭,就是狗的相。

  所以咱們一定要通過這些事,要懺悔,要給人家賠禮道歉,不是說三言兩語就能解決的。你過去傷害是人家的命,現在人家找你算算帳那很正常,你不要怨人家,不要恨人家。比如說我過去欠你的錢,我沒有錢的時候,你可能不找我,現在我做了點小買賣,賺了點錢你知道了,你能不來找我討帳嗎?這不很正常嗎?你都學佛要西方極樂世界去了,人家找你討點帳有什麼不可以?所以咱們要有慈悲心,是咱們欠人家的,咱欠人家的就老老實實還,別對人家不高興、不滿意。所以就我說吐舌頭那個老人家,後來走得非常好,練出來好多五色舍利子,因為她老人家老太太很慈悲。所以你看你再慈悲,你傷害過人家,到你最後臨終的時候,他也會來找你算帳的。咱們要把這個問題解決。所以像剛才這位同修說的,一定要勸老人給這些被傷害的眾生,尤其是魚要道歉、要賠禮,承認自己錯了,真心誠意的。然後念佛給這些個眾生迴向,帶牠們一起去西方極樂世界。你真誠,牠服你,牠就不障礙她了。她這個病你不是說到醫院去看沒有,非常明顯,就是這個。你後面說的放生、捐款、印書有沒有作用,有作用,但是她自己一定要念佛。

  問:第十三個問題是,吃素的人可以拯救世界,因為不殺生。請問不吃素的人可以簽六和敬嗎?符合六和敬嗎?符合十善業嗎?

  答:五戒裡沒有明確說必須得吃素,但是五戒第一戒是不殺生,所以你怎麼理解?有人說因為戒條裡沒有必須吃素,所以我不吃素也是應該的。那就看你怎麼理解,這是一種方便說吧,師父講法的時候說過,別人沒進佛門,或者剛進佛門,你不要勸他:你必須得吃素。這樣不行,為什麼?很多人解決不了這個問題,你一開始還沒進入佛門,你就讓他必須得吃素,一下子就把他障在佛門之外了。所以你要有個緩衝,一點一點來,別著急,你先把他引進佛門,然後再一步一步往前走,最後機緣成熟了,他自己就不吃葷,就吃素了。就現在應該說到廣州之前,我和我老伴我倆就一桌兩制,一個飯桌兩個制度,我老伴吃葷,我吃素。我說「咱是一桌兩制互不影響,你想吃啥你買回來我給你做,但是不能買活魚。」我老伴說「那個魚我買活的,我在那把牠殺了,我提溜回來行不行?」我說「不行,我認識。」所以我老伴也非常聽話,他說「那我買什麼樣的?」我說「你買那翻白的,剛死不久,你買那樣的可以,回來我給你做。」但是我做魚的技術實在是太差了。

  我跟你們學我怎麼給我老伴做那魚,不是我誠心不好好給他做,我盡心盡力的去做。做魚我把程序忘了,先第一把把火打開這沒錯,鍋熱了以後放上油沒錯,這兩步對了,放完油第三步幹啥忘了。忘了以後這火急,這油就開始冒煙了,冒煙了我一想,這第三步是啥我沒想起來,我接了一碗涼水嘩就倒那個油裡了,你們想想,什麼樣的景象?涼水倒在熱油裡,房蓋上全是油了,我滿身全是油。但是倒了以後我就把鍋蓋蓋上,它就滋啦啦、滋啦啦它就響。我想你慢慢響著,我也慢慢想,我看我下一步該幹啥,我一想那做魚,那下一步把魚放裡保證沒錯,我就把這魚放在這鍋裡了,然後又想起來擱點什麼蔥,擱點佐料,反正我想起點啥我就擱點啥,至於哪個先,哪個後我不知道,最後總算把這魚做好了。做好了我一看壞了,挨鍋的那一面沾上了,燒焦了,這怎麼辦?我就拿鏟子剷,我把廚房門關上剷的,我怕我老伴聽見,我偷著剷,我把牠好不容易剷翻來一看,都黑了不行。那怎麼辦?我裝盤的時候,我把這個燒焦面挨著盤底兒,我把沒燒焦那面,好面我放在上面。完了我想:再怎麼給它偽裝偽裝。我就用點香菜葉,我撕碎了以後我給那個魚上面蓋上點香菜葉,一看還挺漂亮,挺好看。

  我就端上來了,端上來了我老伴我倆就吃飯,我就拿眼睛瞄著我老伴的表情,我看他啥表情?要表情好,或者他說出來,做得挺好,那就挺好;他要齜牙咧嘴的,那說明這魚沒做好。但是我一看面無表情,看不出來好和不好,我待會看還沒看出來,我就問一句,「老伴,我這魚做得怎麼樣?」兩個字「還行。」還是沒有表情,我也不知道這還行啥概念,我一想還行那說明就還行。正在這時候我姑娘回來了,一開門還沒等脫鞋,她爸就說了,「姑娘,妳怎麼不早點回來,妳媽做這魚實在是太難吃了。」完了我說「你看剛才還說還行,怎麼這麼一會就變成太難吃?」他說「我不敢說,我怕影響你積極性,下把不給我做了。」我說「那不至於,我做還是給你做的,真是對不起,我不是想做成這樣的,但是它就做成這樣。」所以真是你看我吃素這麼多年,就這些東西說實在的,我真有點不會做了,我想把它做好,但是真是沒做好。

  不吃素的人可不可以簽六和敬?符不符合六和敬、符不符合十善業?應該說符合。說你六和和這個沒有什麼直接的,就說我不吃素我就不能講六和。但是我勸如果你能吃素是最好的,第一條,讓你養慈悲心,你不吃這些東西,你肯定不會去殺牠。甚至是別人殺牠,你肯定都不願意在跟前聽,不願意在跟前看,確實是培養慈悲心。反正我的特點,就是我從小到這麼大,我什麼都不敢殺。我記得有一次,我剛結婚我公公殺小雞,他拿到晾台,我告訴他,「我害怕。」老爺子說,「妳別害怕,我拿晾台去殺。」然後就拿晾台上去殺,我把晾台門關上了,把廚房門關上了,我進我住那屋,我把我那屋門也關上了,這不三道門關著!我還把耳朵堵上這樣似的,好聽不見那個雞叫聲。後來殺完了老爺子說「殺完了,小雲,別害怕,你出來吧。」我到晾台一看,那個雞在晾台撲嚕,從那以後我告訴老爺子,「再咱不殺這個了,我太害怕了。」所以從那以後我家不殺這些東西。

  有一次我家來個客人,回民,那我就想,我給他做點啥菜?我得買條魚吧。我就去買魚去了,買魚前我買了三個小塑料凳,我到那個賣魚那池子一看,那個魚都在游。我就問人家,「你這魚怎麼沒有死的?」賣魚那人很生氣,瞅瞅我說了一句,「誰買死的?妳買?」我說「我買死的,你這沒有死的那我就不能買了。」他說「你上商店去溜達一圈,回來牠就死了。」我這腦袋簡單,我就進商店去溜達去了,溜達我出來,我這麼一出門,我看那賣魚的盯著那門瞅,一看我出來了拿個小棒,一下敲那魚頭就把魚敲死了。我還問人家,「你怎麼把牠打死了?」他說「我不打死牠,妳能買嗎?妳不要買死魚嗎?」我說「你看,我看著你打死的我不買。」他說「那不行,妳必須得買,我已經打死,妳不買我賣給誰?」我也不會打仗,我說「行行行,我買、我買。」完了他說「妳怕活魚,我給妳收拾完了。」我想他既然已經打死了,那收拾吧!他就把鱗什麼都給我收拾好了。他說「上面背上好像有兩根線,那個我都抽掉了。」我說「牠不能再活?」他說「不能活了。」

  又拿個塑料袋給我裝著,裝著以後我不敢這麼提溜著,我給牠放在後背上提溜著。完了往家走,一邊走一邊給念往生咒,結果我把這個魚給念活了,牠就在這個塑料袋裡邊掙扎跳的,給我嚇得怎麼辦?我趕快又往回念,又去找人家賣魚的。到那我說「你這魚又活了,你不說牠活不了嗎?」完了賣魚的挺不高興的,「妳這人真囉嗦,妳說死魚妳能把它叨咕活了,妳叨咕啥?」我說「我叨咕往生咒。」完了說「妳這咒還挺靈,我再給妳收拾收拾吧!」完又給我收拾收拾,他說「妳這回別忘了,妳這還有三個小凳子沒拿。」光念著咒,拿著魚走,把凳子都忘了,後來我還這麼提溜著念到家,這回沒動靜了,我也不敢做,我把牠放晾台。我跟來的客人說,「你稍等一會,半小時以後牠要不活,我再給你做。」半個小時以後我上晾台看看,沒活,我才把那個魚給牠做了。所以就是那種心確實是慈悲心,就是牠已經死了,我都不忍心做。所以咱們吃素的人,一般來說是比較慈悲的。

  問:第十四個問題是,有一位企業家,擁有兩千多畝大的養魚場,他現在剛剛學佛,知道做這是要背因果的,所以也不能轉讓出去。現在每天都有大量的魚死掉,浮到水面,直到現在,懇請老師指點解決辦法。

  答:最好是改行不做這個,你說你這麼大個養魚場,這個魚你自己不殺,你也得賣給別人,別人也得殺,殺生這個業重。最好咱們不做這個,做點別的小買賣賺點小錢,夠生活就行了。對於死掉的魚要給牠們三皈,做做超拔。

  問:第十五個問題是,尊敬的劉老師,您好。目青是人名還是什麼我不知道,還是目前?寫的是目青學佛中出現一些狀況,請教老師,母親在念佛和看光盤時很靜,突然被人拉了一下,她感到四肢不能動了,只有心在跳,定住達五至六小時,這樣的情況出現過三次。又是在念佛時突然有一點聲音,就會被驚嚇得四肢無力,腿發軟。近兩年出現精神不定,情緒很激動,常發脾氣,話很多,也不像以前念佛精進了,吃了治療精神的藥後,又出現睡覺、看電視的情況。以前很精進念佛很少看電視,有時能看見眾生,請問老師,這些現象應如何對治?母親已七十六歲了,學生很希望母親能往生成佛,但母親狀況令我擔憂,該如何辦?在修學中有眾生和冤親債主來找,應當於哪個什麼辦法更有益?

  答:這可能有些屬於南方話我不太明白,但是大概這個意思我知道。這也是一種境界,就是冤親債主來障道。你看本來老人家念佛很精進,出現第一種情況,就是被人拉了一下就四肢不能動,能定住,她不是那個禪定的定,而是被這個冤親債主給控制住了五、六個小時。又有時候聽見聲音就嚇得四肢無力,這些確實是一種不太好的境界,是冤親債主來障道。告訴老人家:一定要老老實實念佛。就是師父講法的時候不舉了鬼屋那個例子嗎?一個老人家在美國租了一個屋,結果那是鬼屋,每天半夜十二點,那個鬼披頭散髮青面獠牙,滿身臭氣就出現了。這個老人家很有定力,她就念阿彌陀佛,一念阿彌陀佛,這鬼就靠近不了她;不念阿彌陀佛,這鬼就靠近她。所以老人從半夜十二點到亮天,不停的念阿彌陀佛,結果念了三年,老人家念成就了。那你說這個鬼是善鬼、還是惡鬼?他來成就老人家來了,所以咱們對所謂的好境界也念阿彌陀佛,不好的境界更應該精進的念阿彌陀佛。跟冤親債主可以溝通,告訴他們,「我現在學佛了,我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如果你和我有緣,能原諒我過去的過錯,和我一起念佛,咱們一起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」這個問題就好解決了,但是很多人溝通的不真誠,不用真誠心去溝通溝通不了,人家不服氣。

  比如說我有一個佛友,他那個眾生就隨時隨地在控制他,總跟他對話,而且說那話都是半截話,不說完全。但是他要讓你幹的事,你必須得幹,他要不讓你幹的事,你堅決不能幹。你幹了,你沒按照他的要求辦,他就治你,他就到那種程度。有一次他較勁,他要上哪去,人家那個告訴你不能去。他說我非去。人家說你去我治你。他也沒聽他就去了,結果坐火車,一下火車才發現多坐了四站,下車哪也找不著,不是他要去的那個地方。所以這無形眾生,你要跟他溝通不好,他確實有的也有一定的能量、一定的本事,他確實治你。所以咱們一定要不說「敬鬼神而遠之」!有的人還喜歡,一有啥事了就想我問問,問問我身上這個眾生讓他幫幫我。你不就是喜歡嗎?你喜歡啥來啥,他就在你這住下了,就不走了。完了等你又討厭的時候,你再跟人家說,你攆你都攆不走。所以一定要老老實實念阿彌陀佛,千萬別求神通,求神通招魔障。

  問:第十六個問題,就是做為下屬怎麼樣對上司?(好像是這個意思),但是這個上司是他的親戚。就是比如說我,我給我的親戚打工,我那個親戚他就把兩個人的工作安排給我,我每天半夜十二點以前都要加班,就睡不好覺。他說這種情況怎麼樣忠孝兩全?

  答:你可以把你的想法,跟你這個親戚嘮嘮嗑唄,一個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。如果你要不做為一個負擔,你能勝任你就做,千萬不要有埋怨情緒,這邊做著心裡還不痛快著,覺得挺委屈。你看兩個人的工作,你讓我一個人做,我又拿一個人的工資,你肯定是覺得挺冤屈的。你可以跟你的親戚談一談,實在不行,你就覺得在這打工不痛快,那就換一個地方,但是以自己是否愉快為標準。

  問:第十七個問題,聽說國內有未滿十八歲的未成年人不能學佛,您在政府部門工作過,請問是這樣的嗎?

  答:這個我沒聽說過,我沒聽說過學佛受年齡限制。最起碼在我接觸到的這些佛友當中,我沒聽任何人跟我說過這個問題,應該是不存在的吧。

  問:生活閱歷不多的孩子,是否愈學佛愈自私?

  答:不是,不是這樣的。你父母學佛學得正,對孩子是正面的影響,不會愈學愈自私的。我跟你們說我學佛,我老伴學佛,我兒子、兒媳婦也學佛,但是我孫女不自私,我孫女今年是初中三年級。我曾經給大家舉過例子,因為小學的時候,她上學不是一年級下學期,就是二年級的上學期,她們班有一個最淘氣的孩子,他媽媽是空姐,他爸爸是一個大公司的老總,非常忙,所以這個孩子歸他姥姥管。你想現在這淘氣包子姥姥能管得了嗎?結果上學以後,就誰都不和他一個座,分給誰一坐,人家家長都要求老師要換座,最後這孩子就分給我孫女坐一個座。他開始他拿那個鉛筆扎我孫女耳朵,不讓聽課,我孫女回家就哭了,畢竟也是孩子。完了她爸爸媽媽問怎麼回事?我孫女就學了,我兒子、兒媳婦就給我打電話說,「媽,明天我們得找老師給孩子換個座。」我說「為什麼?」他就把這事跟我學了,我說「不可以換,一個老師面對六十多個孩子,你讓老師為難,因為我當過老師我知道這個,你都不和他一個坐,總得有和他一個坐的,這個孩子就適合和荷荷一個座。你不要去找,我跟荷荷說。」我就跟我孫女說,「孫女,妳看過一個日本的動畫片叫一休沒有?」荷荷說「我看過。」我說「一休有沒有智慧?」她說「有智慧。」我說「妳看那一休就擱腦袋這麼一畫他就出智慧,奶奶告訴妳,妳畫一畫試試。妳能畫出智慧來,能解決這個問題,都不用奶奶幫妳。」她說「奶奶,我試試吧。」

  第二天給我打電話,「奶奶,我智慧了。」她告訴我她智慧了。我說「妳怎麼智慧的?」她說「我有辦法了,我試試看,試完了奶奶我告訴你,我看看這個成果怎麼樣?」我說「那好,妳試試吧。」後來她試了一段時間,她報告「奶奶,成功!」我說「怎麼回事?」她說「因為她們班是老師給每個孩子發那個小花、小五星。你作業做得好給你發一個作業星,紀律好發個紀律星,各種各樣的星。」這個淘氣包子他啥星也得不到,他畢竟也是孩子,他也看著人家得這個,他也眼饞。所以荷荷,因為我孫女在班上是不錯的學生,得的花也多、星也多,他就看著眼饞。我孫女買這麼大一排,全是星、是花,老師不給他發,我孫女給他發,往他手背上貼。今天作業完成沒有?完成了作業星,今天你勞動好勞動星,今天你衛生好衛生星,今天你幫助別人助人為樂星。給他小手貼了那麼多花、那麼多星,這小孩高興得不得了。完了我孫女說「奶奶,這是第一步,我先給他貼,我還有第二步,第二步比這個更智慧。」我說「妳第二步是什麼?」她說「第二步我跟他說,你要從早晨到晚上放學之前,你都表現好,這些都歸你。你要表現不好,我往回收,你作業不好,我把作業星收回來;你勞動不好,我把勞動星收回來。」完了這個小小子就說,「妳別收,我全表現好。」所以就從早到晚,這孩子就表現好了。

  一個月以後這孩子大變樣了,開家長會的時候,他媽媽來參加家長會,一進屋就問,「哪位是劉芙蕖的家長?」我兒媳婦去開的會,我兒媳婦還不知怎麼回事?完了說「我是劉芙蕖的媽媽。」那個孩子的媽媽特別高興,跟我兒媳婦說,「多虧了妳家劉芙蕖,我家這孩子進步太大太大了,像變了一個人似的,老師也跟他不操心,同學也跟他好了。」你就這樣不就把問題解決了嗎?所以就這個學生,可能是一直到我孫女五年級畢業,他全和我孫女一個座,要分給別人一座,人家這孩子他媽就不幹了,我們家孩子就跟劉芙蕖一個座,不給換座。我說,孫女妳就一直跟他一個座,現在他倆分在一個學校不一個班。有時候我還問問,我說誰誰怎麼樣?她說挺好,現在長成大人,都一米八十多了,告訴我。因為我孫女她是屬牛的,今年應該是十三還是十四?比我高一塊,應該也是大個。

  所以說孩子不是因為愈學佛愈自私,學佛是大度,大公無私,我家孫女從小我們就是給她灌輸的這個。在托兒所的時候,那個一圈小床,一個孩子一個床,靠邊這個床就挨著衛生間的門,那衛生間不又潮、還有味嗎?我孫女就住在這個床。當時我兒媳婦跟我說,「媽,是不是得給孩子換一個地方?」我說「所有的床都有孩子住,你不住這個床,必然有另一個孩子住這個床,這個床就應該咱家孩子住,就是這樣。」所以我們家從小告訴孩子,不要自私,不要為自己著想。她非常喜歡看書,她那時候上托兒所也就是三、四歲,她要坐那看書,她一坐二、三個小時都可以不動地方。她跟我說「奶奶,我正在看書,小朋友去就給我搶去。」我說「那本書他願意看,妳給他,妳拿另一本書看。玩具,他願意玩妳給他,妳拿另一個玩具。如果沒有了,咱不玩玩具,咱看書不一樣嗎?」所以托兒所老師都特別喜歡我家孩子,說妳家孩子太大氣了,一般的這麼點小孩做不到。她從來不跟別人爭什麼、搶什麼,什麼好事都讓給別人。

  有一次她們班競選班幹,老師指定幾個學生寫發言稿,寫發言稿幹什麼?競選演說。星期天她在我那拿紙寫,我說「荷荷,妳要寫什麼東西?」她說「奶奶,我寫競選演說。」我說「這詞挺大,競選演說,這競選總統?」荷荷說「不是競選總統,競選班幹部。」我說「都寫嗎?」她說「老師指定幾個人寫,星期一上課的時候,我們就發表這個演說。」我說「荷荷,奶奶提個建議好不好?」她說「奶奶,妳說吧。」我說「咱們不參與競選行不行?」她說「奶奶,我要不參與競選,我這個就可以不寫唄。」我說「可以。」「那我就不寫了。」我說玩去吧!我給人家放假了,玩去。到星期一上課人家開始競選演說,人家那幾個孩子都上前面去競選,有稿,有演說稿。到我孫女這了,我孫女沒有,老師就問說我讓妳寫那稿?她說奶奶說了,不參加競選。一下把奶奶賣出去了,然後我兒媳婦去接孩子的時候,人家老師就問,「你們家長不讓劉芙蕖參加競選班幹。」我兒媳婦不知道這事,說「我不知道。」問荷荷說「誰跟妳說的?」荷荷說「奶奶說的。」這我兒媳婦就問我?「媽,妳是說荷荷不要參加競選嗎?」「我說了,不單現在不競選,以後永遠不競選,不參加這樣的事。」我告訴她,妳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,妳為大家服務一點也不耽誤。妳要是競選班幹,妳選上了妳可能自高自大,妳覺得你看我多了不得,六十多學生我是班幹。那樣不利於妳成長,妳就啥幹部也不當,但是妳就好好為同學服務,大家有什麼困難妳就幫,能不能做到?能。所以現在我孫女就是她們班的數學課代表,不是班幹。

  她回家問我一個問題,她說「奶奶,這道題我會,別的同學問我,我告不告訴?」我說「告訴,十個人問妳講十遍,六十個人問妳講六十遍,好處是妳幫助了同學,妳不自私、不自利,妳自己的知識紮實了,雙方都好。妳為什麼問我這個問題?」她說「因為我們班有的同學說了,自己會的問題不能告訴別人,告訴別人,考試的時候別人就排在妳前面去了。奶奶,對不對?」我說「錯,不要怕別人排在妳前邊,妳就是學知識把它學紮實就可以了。」所以我孫女,我說「奶奶說的妳聽不聽?對不對?」她說「奶奶,我聽妳話。」所以我孫女到現在她所有會的問題,沒有一個人問她,她說我不會的,她全告訴。就應該是這樣。你這樣從小培養孩子到大了,她能自私嗎?她受的就是這種薰陶。那就看我們做為父母,做為長輩,你怎麼樣來帶這個孩子了。

  問:第十八個問題,請問七十歲以上的老人沒有學三個根,是否可以僅靠一句佛號求生西方?是否還需要再補三個根?謝謝。

  答:不用,師父講法說了,六十歲以上的老年人,就一句阿彌陀佛念到底就可以了,沒有時間了。實際在你七十歲的人生路上,你的三個根已經紮上了,你非得去一個一個對號,學東西不要學死,無論是學傳統文化、還是學佛法,它都是圓融的,不是僵化的。你說我現在我先什麼都不用,我一個根一個根我現在就紮根,你都七十歲了,你還有多長時間去紮這個根?那個根你日常生活當中,有好多你已經做到了。

  問:第十九個問題,請教念佛如何才能達到,身體每個細胞、每個毛孔,身邊每個物體,包括山河大地都是阿彌陀佛?

  答:一切法心想生,我說這就是個桌子,我心裡想它就是桌子它就是桌子,我說它是麥克它就是麥克。我心裡想麥克也是阿彌陀佛,桌子也是阿彌陀佛,就這樣你心想所有的一切,虛空法界的一切都是阿彌陀佛,它就是阿彌陀佛。

  問:第二十個問題是這個佛友的母親,學佛多年,並在淨宗學會擔任要職多年,但近年感到母親年紀漸長,身體健康和體力不如以前,也常因學會的事憂心,無法靜心念佛。學生勸母親退下專心念佛,但母親不認同學生的想法,因沒有適合人選接替。請老師開示,母親是否退下?感恩。

  答:這個我想你應該勸你母親,放下萬緣老實念佛,求生淨土!已經年紀大,體力又漸漸弱了,如果老想說沒有人接班錯了,接班人多著!你不要老放不下,我想缺了誰地球都照樣轉,是不是這樣?過去毛主席、周總理,那在我們心目中至高無上,那他們不也走了嗎?那你說能因為他們走了,我們就不活著了嗎?不是這樣的,所以勸老人家現在應該放下了,念佛,把班交給下一輩。

  問:二十一個問題,尊敬的劉老師,我侄女今年十五歲,上高中一年級,患紅斑狼瘡已有五年。目前吃中藥控制,但她的父母不學佛不信佛,您的光碟她也不看,我該怎麼辦?

  答:你這就是緣分,如果她有緣,她願意看我二00三年那張光碟,我想對她有一定的鼓勵是不是?因為我就是實例。我那年重到那種程度,隨時都面臨死亡,因為念阿彌陀佛把病念好了。這一次你在這你又看見我,如果以後出了光碟,你把這個光碟你再介紹給她。你也把你見著我以後,你的感受也如實的介紹給她。因為如果我不在現場,有人看光碟,可能還半信半疑,現在我就坐在你們面前,這幾天你們都看到了。如果我的病要沒好,我身體很虛弱,我沒有這麼多精神頭,這不是能裝出來的。它要靠實際來表現出來的,你可以跟你的侄女介紹一下。如果以後有緣,她要同意,我倆可以通通電話,我跟她嘮一嘮。後面這幾個問題和前面都是重複的,我就不再重複說了。

  問:誦《地藏經》,先要迴向給自己的冤親債主二百部,以後誦經再迴向給法界眾生,還是可以同時迴向?

  答:同時迴向就可以了,你既然是在佛前發願,誦多少部《地藏經》給冤親債主,或者給法界眾生迴向一定要做到,別發空願。

  問:三十個問題,念阿彌陀佛一定要迴向嗎?如何管理佛堂?團隊念佛需要注意什麼問題,怎樣才如法?念佛三昧的境界是怎麼樣的?

  答:念阿彌陀佛不一定要迴向,因為淨土念佛法門是不迴向法門,你直接念阿彌陀佛就可以了。如果你修學別的法門,你要迴向西方極樂世界,也一樣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西方極樂世界的大門,是對任何人都敞開的,沒有分別、沒有執著。如何管理佛堂?這個我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。但是我聽很多佛友說,凡是有念佛堂、有念佛點的,大概都比較煩惱,煩惱很多。因為兩個人意見都不一樣,你看念佛堂可能人數就不止兩個吧,他說這麼的,他說那麼的。為什麼師父上人說他沒有道場,向老師學的,真好,我非常讚歎。一有了道場,人心就起伏,都想說了算,尤其是建佛堂的時候,可能你也投點錢,我也投點東西的,最後佛堂建了,總想分分誰的功勞大,誰的功勞大誰說了算,誰當這個主,一這樣這個念佛點、念佛堂,肯定不如理、不如法。我這麼多年,我也沒上念佛點,也沒上念佛堂,所以對那裡的具體情況我不是太知道的。你要說怎麼樣才如法?第一個和,這個字能不能做到?不和,成天記、計、忌,你是我非,肯定是不如理、不如法的,對誰都沒有好處。

  念佛三昧的境界是怎麼樣的?我的感受就是清淨。心裡沒事,空,什麼事到我這來都沒有了,我啥事也想不出來。為什麼我經常把衣服、把褲子穿反、穿倒?就能傻到這分上,有人可能都覺得好笑。尤其像我那兩面穿的衣服那沒問題,今天脫了,明天再穿那面朝外了,今天再脫了,明天再穿那面又朝外了,那沒關係。有的時候不是這樣,尤其是褲子,那前後是有分別的對不對?我經常把它穿反、穿倒,前面穿後面,後面穿前面。我那天給大家講,大家都笑了,因為後面褲腰是接縫的,我印象中那褲兜是在後面的,所以我穿的時候就把縫穿前面了,把褲兜穿後面了。結果錯了,應該是後面接縫的是褲腰,那兜是在前面,我就教條了,穿錯了。就這樣事多著!我這故事都不可笑,我同修刁居士那故事更可笑。

  我給你們講刁居士的笑話,她笑了,讓不讓我講?隨緣妙用,她批准了,我就給大家講。我們在吉林接香港的一個同修,接到了以後,那個香港同修法制觀念強。正好刁居士那天就坐在司機旁邊那個座位上,我們開車司機就是錄像那小于。她坐那以後人家那個香港同修說,「得把安全帶繫上。」我們刁居士到處找這安全帶在哪?沒見過安全帶,尋思不能問。問了香港同修第一次見面,人該笑話了,說東北人怎麼連安全帶都不知道?我自己找吧。她就找一看這門這邊掛一個,這麼大一圈,後來跟我們學了,這個肯定就是安全帶,但是它是一個圈往哪掛?比量比量就夠掛脖子,別的地方掛不上。我們誰都不知道,誰都沒注意,她就把這就掛脖子上。掛完了以後這車一開,她肯定就勒得慌,她想得想個辦法?不能讓它勒著,她就把手伸進去這麼拽著,拽著以後再一開車她還是咯得慌。就這時候我們都沒發現,又開了一段,實在是受不了了,那可能是上不來氣了。她就自言自語的說,「這安全帶也不安全,我怎麼都上不來氣了?」這時候我們小于這不開車嗎?這麼一看,「刁姨,妳怎麼把安全帶套脖子上?」她說「那別的地方也不夠套!」我們倆在一起反正不是她出洋相,就我出洋相,都習以為常了。

  前天她又出個洋相,昨天我問她我她,「刁,這次出門妳又出了幾個洋相了?」她說「就一個不多,出一個。」我告訴妳,什麼樣洋相,我們往這邊來不得坐車嗎?她就坐到司機的位置,因為我們那面是司機位置在左側,這邊是在右側。我們刁居士大大方方坐上去,我們一看說,「妳會開車嗎?妳坐那?」「坐錯了。」我們這些同修們在一起快樂多多,沒有煩惱,沒有憂愁,全是快樂,完了都直截了當說。有時候我就說,你們誰要有心煩的事,想想刁居士這個安全帶的問題,就沒煩惱了,真是這樣的。

  問:第二十八個問題,你看是不是誰都不睏了,一會我還有笑話。這是最後一個問題,如果最後一個問題說完了,大家還有就把條拿上來,沒有我就給你們講故事。我今天聽您老人家說法,最聽進忘不掉的就是不要做自了漢,我發自內心想請您老人家開示一件事。我聽老法師講法十來年了,身邊發生許多學佛感動人的真實事蹟,自身經歷也很多。前幾年熱情高,製一些光盤發給大家流通,挺受益。這兩年也發生好多真人真事很能教育人,但我卻懶得不理製出發給大家了(這我沒明白,這是什麼意思?我卻懶得不理製出發給大家了),我常自責是不是墮落了?後來一想流到別人也一樣,法布施、財布施,或加戒殺、放生,無畏布施也全有了,挺知足的。當地老居士說,就這樣將感人事蹟埋起來,太可惜,我也不當回事。當地居士願意結善緣,廣修供養,我們就幾乎每年發心到香港親近恩師上人,供養這些微薄之財,想藉老法師之手,用到更廣泛的地方做善事。老居士說,把身邊艱苦條件下,仍發心修學的實例講給大家聽,這是從事上做到的,讓更多人受益多好。我說發不出來心,自己受益好了。老居士說我墮落了,沒有慈悲心了。

  這次出國聽恩師上人講課,說老師缺乏發心財供養的,要發心法供養,當時我心中忽然動一下,是不是說我?後一想我又不是老師,肯定是提醒別人。上次上課老法師提到自己年輕時,同年一起講經,他在最後沒陪上去,心想我要上去比他們講的好時,心中一動,我心想我要上台也能講好。後來一想,民間修學例子多了,不在乎我這幾件事。講課是聖賢幹的事,關我什麼事?今天聽到劉老師您講弘法利生,是我們每個人的事,不要做自了漢。您第一次強調時我還想:這還是每個人的事?那我可有罪過了,不弘法活著跟死了沒區別。但此念一閃即過,過了一會,劉老師您又講一次,隨即又麻木了。心想又不是說我,那是提醒修行好的,有成就的人,與我何干?我同來的李居士說,「我五十七歲了經事多,我看你能講普通話,聽老法師講法虔誠,知道的事也多,以後發心講法,我看你行。」我悄悄對他說,「讓別人,我發不出心來。」我發現他用看不起的眼神瞄我,好像說你是佛弟子嗎?我忽然責了一下,隨即就消失了。昨晚下課後,忽然學長對話中強調一下,誰有什麼問題,想問劉老師寫出來,明天中午飯前交,明晚上劉老師回答問題。忽然間一句話登上心頭,我難道真的沒有慈悲心了,我真的墮落了嗎?我是不是失去皈依了?我不是佛弟子了嗎?我懷疑自己。回到宿舍,翻來覆去睡不著了,我將心中所疑寫出來,請劉老師慈悲開示,並明示如何辦?

  答:趕上長篇小說了,你說了這麼多,就是說一切都要隨緣去做。你好幾次說我發不出心了,那你發不出心了別人替你發還不好使,你只有你自己發心去做才可以。你現在不想做,或者有什麼原因,那你不做也隨緣,沒有人強迫你,應該是這樣的。我說不做自了漢,是指如果你和眾生有緣,你不能說我快點回西方極樂世界,我不在這地方呆了,太苦了。那不對,那是做自了漢。應該是如果你和眾生沒有緣了,那該回家就回家了,那不是自了漢,你不自私。就看你和眾生還有沒有緣?比如說咱們請師父常住世間來弘法利生。怎麼請我告訴你們,磕頭、作揖、燒香那不好使,我們要請佛住世、請師父住世一定是依教奉行,老人家覺得還有人聽他的話,他就不走;大家都不聽了,那就走了,就是這麼的。你看那時候老法師不說嗎?他們同學對李炳南老師採取個什麼辦法?就讓他講《華嚴經》,《華嚴經》長,那你講吧,你講不完你不能走。事實證明,李炳南老師《華嚴經》沒有講完就往生了。所以咱們請師父老人家住世,一定要依教奉行,真誠心,讓老人家看到有人還聽他的話,這就可以了。所以你能不能講?因為你說你要是上台講,也可能能講得很好,因為我不太了解,我不能妄加評論。如果能講,出來講更好。雖然那次我說過一次,因為有人反對,說居士講法是白衣壞法。我沒有這種想法,因為什麼?你講,你真誠的去把你知道的告訴大家,你要告訴大家的是正知、正見、正修,我看誰都可以說,誰能上來說都好,有什麼不好!

  劉老師:問題還有沒有?

  問:劉老師,您好,這裡還有一些問題,因為這些問題都是手寫的,所以是不是晚輩在這裡。

  劉老師:你要是看了,你就直接告訴我題的是什麼問題。

  問:好的,謝謝。劉老師,向您鞠躬,昨晚您的講話總有說「剋期取證」。如果我代表大陸同修祈求您為慧命佛法使命,剛剛踏上講堂而讓更多的新學跟上來,您的「剋期取證」可否延後?這是第一個問題。第二個問題,續佛慧命,正法久住,這個演講非常攝受聽眾,可否請教劉老師解答一個疑情,有相當多的人(大陸同修)都非常堅定的持誦《無量壽經》,對求生極樂很自在法喜。大家皆有一個心願,恭請師父淨空上人住世,再把大乘經典演講出來。特別是《楞嚴經》,古德云「楞嚴興,正法興」,又云「開悟的楞嚴,成佛的法華」。既然正法的代表是《楞嚴經》,懇請您代大眾啟請師父開講《楞嚴經》,也請簡單闡述《楞嚴經》與《無量壽經》關係。

  答:我先來回答這兩個問題,關於第一個問題,「剋期取證」的問題,這個剋期取證這個期不能改變,必須定在二0一二年十二月以前,這個你們聽如果要聽明白了,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。第二層意思我好好修,我修到來去自由。如果到那個時候,需要我回家我就回家,如果大家還需要我,那把我留下我就再多住幾年唄,這也是剋期取證!第二個問題,我聽關於《楞嚴經》的問題,想啟請師父講《楞嚴經》不太可能。師父現在講《大經解》,《大經解》講完了還想接著講《華嚴經》,《華嚴經》沒講完。還有一次我單獨跟師父在一起的時候,師父好像說了一句,他還想如果時間允許,老人家還想講《彌陀經》,《佛說阿彌陀經》就是這個。《楞嚴經》是師父進佛門以後,講的第一部大經,也是師父的主修經,所以現在再重新啟請師父講《楞嚴經》,我個人覺得好像不太可能。

  問:尊敬的劉老師您好,末學的問題有三,一,我選擇了離婚,也離婚了我會墮地獄嗎?第二,我自己念佛號是不是只念同一個調?第三,是不是任何團體的邀請,我都可以應邀去分享《弟子規》。並不是我有資格去分享,而是擔心他們以《弟子規》來打紅他們的團體,感恩。

  答:關於離婚的事,我不太支持離婚。因為剛才說到婚姻家庭、夫妻之間,我就說明了這個觀點,應該彼此要負責任。現在這個結婚、離婚,好像是一個很時髦的事情,但是這樣的事情這麼做不好。你問我你能不能墮地獄?我要說你能墮地獄,你不嚇死了嗎?我怎麼說?好好懺悔,反省自己的過錯,不要指責對方,應該給對方賠禮道歉,不要去爭誰對誰錯。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墮到地獄去了,有你今天這句話,我去救你。謝謝。

  問:第二個問題:我自己念佛號是不是只念同一個調?

  答:你念哪個順你就念哪個,這個不強求一致。有的唱,有的念,比如說還有師父上人那個念佛,有快有慢,你喜歡念哪個就念哪個,這個沒有非得一致,都得念哪個調。比如說我家,我家佛號,那個念佛機放的佛號的調,就是我老伴喜歡的。我平時念我沒念那個調,後來我老伴喜歡那個調,我就放上那個調的,以後我磕頭念的時候我就念那個調。都是阿彌陀佛,哪個都好,這個也不要執著。好,接著說下一個問題。

  問:謝謝,是不是任何團體的邀請我都可以去應邀去分享《弟子規》?並不是我有資格去分享,而是擔心他們以《弟子規》來打紅他們的團體。

  答:你這個還要守規矩吧,比如說你是咱們講學團裡的,那如果老師分配誰去講,誰就去講。我不主張就是誰請都去,不是說有分別,就包括我現在出來講,後來有很多地方請我,就國內各地我都沒有去。我跟他們解釋,這有幾個原因,一,你請我我去了,他請我我沒去,他就生煩惱。就該說你看劉老師,那個誰誰請就請去了,我就沒請來,咱們怎麼怎麼的,他生煩惱,這是一。第二,就是有的不是真正的道場,就像寺院什麼的,那個你去講不如理、不如法。所以我想如果我要講,就是到香港佛陀教育協會那去講,講完了以後發光盤。全國各地都可以看得到,這不也就起這個作用了嗎?另外這次是跟隨師父一起出來,在新加坡要講,在這要講,到印尼要講,這是師父批准的。除了這之外其他人請我,我一般我不出去,不是說誰請都去,想說啥就說啥,那是不可以的。一定要告訴大家是正確的東西,不要誤導眾生。

  問:謝謝,劉老師。劉老師好,事上斷淫兩年多,心上也淡了許多。現在跟女性談話,談話時有點不敢看對方眼睛,請問這是修行正常過程嗎?什麼時候能走過這個過程?

  答:我記得台灣的海濤法師,我看過他的光碟,他不就舉了個例子嗎?修那個不淨觀,我當時不知道什麼叫不淨觀。然後他光碟裡頭說了,他們幾個同修,就幾個師兄弟一起修這個,好像不是七個就是八個,就在一個山洞裡,一個生前非常漂亮的女人,死了以後就把她那個屍體移到這個山洞裡去,他們幾個就圍著這個屍體,就修這個不淨觀。就看著這個屍體一天天腐爛,一天天腐爛,最後變成一堆白骨。這個整個經過他們幾個在那看,最後就剩海濤法師一個人,其他幾個陸續的都跑掉了。所以海濤法師說,從那以後他再見著什麼樣的漂亮女人,連瞅都不想瞅了,一瞅就是最後那堆白骨。所以剛才這個同修說他現在看見女的就不瞅,我不知道你到了什麼境界?一個是你可不好意思,再就是你真是達到那種境界,我就不需要看。真正的修行人,尤其是男同修們說,就是跟別人說話的時候,就看眼前這一點,那也是一種修行的功夫。至於您是哪種?我說不清楚,你還是眼睛不瞄是不瞄,心裡還在想:她長得挺漂亮。

  問:謝謝劉老師。尊敬的劉老師,您好,請問父母離塵垢,子道方成就的具體內涵?再來怎樣才能知道過世的親人在哪個道?怎樣才能助過世的親人往生淨土?再來一個問題是怎樣才能不作夢?

  答:怎麼樣不作夢?我就不作夢,但是為什麼不作夢我不知道。我睡眠特別好,我躺在床上不到五分鐘我就睡著了。我是睡覺早,起得早,我晚上八、九點鐘我就睡覺了,早晨兩點鐘我就起床了,我就是不作夢。偶爾的做一次夢,我還記不住,就是這樣,不作夢挺好的,挺清淨的。說明可能是心比較淨了,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想了,就可以了。

  問:怎樣才能知道過世的親人在哪個道?怎樣才能助過世的親人往生淨土?

  答:這個我跟你說,有的人這麼問我,劉老師,我爸爸媽媽往生了,妳看看他在哪一道,上沒上西方極樂世界?我這麼回答的,第一,我沒上西方極樂世界,我還沒見到他們,等我去了以後我要見到他們,一定回來向你報告。第二,我說你一定要今生了脫生死,上西方極樂世界,你到西方極樂世界,你父母要在那團圓了,都去極樂世界了。你父母要是沒在極樂世界,他們在哪一道你一清二楚,你就可以救度他們,讓他們也上西方極樂世界這多好,多有把握。我現在告訴你,我說去了,我拿啥證據?我說沒去我也沒證據是不是?所以我不能說去了,也不能說沒去。我就等我去了以後,見面我再跟你報告好不好?不管在哪一道,都好好念佛給他們迴向就好了。

  問:謝謝劉老師。明心見性,明心才能見性,劉老師與我們分享如何降伏其心,明心,謝謝。

  答:明心就是見性,見性就是明心,是一不是二,你不要把它分開。你明心了你肯定你自性就見到了,你見自性了你心就明了,它是一不是二。我現在還沒明心見性,你問我什麼境界我說不出來,我不能騙你們。反正我現在總的感覺,我就覺得愈來愈清淨了、愈來愈清淨了,就是那種愉悅,不是愉快,不是快樂,是那種悅、那種喜,它是發自內心的,不是說裝出來的,或者我求來的,都不是。人家方東美先生不說學佛是人生最高享受嗎?我過去不太理解,我現在理解了,真是一種享受。所以我又加了兩句,念佛是人生最大快樂,成佛是人生終極目標,就是這樣的。

  問:謝謝劉老師。請教劉老師,如果一個年輕人隨時念佛念得很好,一句佛號、一部《無量壽經》,但是不改自己的過失,做事不積極,一心想往生可以嗎?

  答:不可以,往生不了,能說不能行,不是真智慧,也不是真修行人。你就口裡念十萬聲佛號,你該怎麼做怎麼做,你那習氣你該怎麼弄還怎麼弄,你肯定去不了西方極樂世界。必須得做,信願行三資糧缺一不可,你缺的是那個行。

  問:謝謝劉老師。請教劉老師,您念佛有沒有用印光大師的「十數念佛法」(念佛的同時,數一到十)?

  答:沒有,我就是自由自在的阿彌陀佛。

  問:好,再請教您曾經教過的「八班的學生」,現在都好嗎?您是怎樣向他們介紹佛法的?

  答:時間到了,你說怎麼辦?剛才都舉牌了,那如果允許我再拖一點時間,我就跟你們說說這個事情。我那個八班的學生現在都挺好,今年他們應該是四十八歲、四十九歲這樣,這是我教的,不是最小的,後面還有一撥。他們現在應該是挺好的,前段時間,去年,應該說是前年了我們聚會。聚會以後,我也不知道這些孩子們怎麼這麼想的,就在一個度假村有一片小樹林,他們就把那個小樹林裡擺了那麼多椅子,小塑料凳。我說幹嘛擺這裡?他說老師,一會您就知道了。後來他們吃完飯以後都去坐著去了,原來那個班長宣布,「三十五年以後請劉老師登台講課。」我也沒有準備,我給你們講什麼?讓我坐我就得坐了,我坐那我說,我今天給你們講什麼?我給你們講阿彌陀佛。我就給我這個班,當然那次是去了三十八個學生,我就給他們講了一個多小時的阿彌陀佛。我是怎麼樣學佛的,怎麼樣走上學佛這條路的,我現在學佛什麼感受?因為有一個學生曾經跟我說過,她說老師,就是說我是她偶像的那個學生。她跟我說,老師,我後來聽說妳信佛了,我這見人我都不敢抬頭。他們就問我,聽說你們劉老師信佛了是嗎?我不好意思說,我說我不知道,我感到是一種恥辱,我們老師堂堂的共產黨員,怎麼能信佛了?怎麼搞的?她說後來我明白了,現在我是積極努力的去宣傳我們老師信佛了,改變了,她的態度就改變了。原來她以為恥,現在她以她老師學佛為榮了。所以我對我的學生一點也不隱瞞,我在我學生當中有好多是我的粉絲,新名詞。就是見面那跪地就磕頭,我說這啥時候的禮節?他說老師過去沒給妳磕過頭,現在得給妳磕頭,就都這樣的。那些學生確實都不錯,我教了就是你看有七0屆的,有七四屆的,還有七四屆畢業以後,我又接了一個班,教的時間不太長,一共當了十年班主任。所以真是教學是一種幸福,一定要為人師表,做個好表率。

  問:謝謝劉老師。最後一個問題,您的傻是怎麼做到的?

  答:我從小就缺心眼兒,我們北方人叫一根筋,我就是一根筋,我知道的事特別少。因為我那個時候是上班當老師,小學女老師多,女老師湊在一起,就愛說家長裡短,公公長、婆婆短,兒子、姑娘什麼做什麼,連衣裙怎麼怎麼的,這些我統統聽不懂。後來就是要發展我入黨的時候,支部書記跟我談話,說人家給妳提了一條意見,不合群。我說那怎麼合群?說人家說什麼妳都不摻和。我說我不會,我怎麼摻和?因為我教語文需要批作文,那個量是比較大的,不像現在批幾本,我們那時候本本都批。然後人家那面一開始嘮家常了,我趕快端個凳子跑人家圈子去坐著去,坐著我心裡想,我還有這麼多本作文沒批,妳們快點說吧。後來因為我老師,我初中二年級班主任老師和我一個學年組,是我的學年組長。我老師看了幾次後來就叫我,「素雲,妳幹啥?」我說「合群」。我就坐人家那堆去跟人合群,我還啥也不會說,就聽著人家說,心裡著急我還沒批作文,就這樣似的。我老師說,「這個群咱可以不合,妳入不入黨是次要問題,本職工作要做好。」所以後來我就想我不入黨,我還是批我的作文吧,就是這樣我非常簡單。

  要不現在我跟你們說我簡單到什麼程度,可能你們都不太理解。六十多歲了,我學生對我的評價是說,「老師,好幾十年過去了,妳怎麼社會經驗一點沒長?妳現在不能教中學了。」我說「是,那教材我都不會了。」說「小學妳也不能教了。」我說「是,荷荷那教材,有的我都看不懂。」說「幼兒園妳也不能教了。」我眼睛瞪圓了「啥意思?」他們說「幼兒園的小孩都比妳聰明,都比妳想得多。人家那小孩說啥事妳都聽不懂了。」我說是,這就是這些學生對我總的評價,就說我社會經驗一點沒長,還和幾十年前一樣空白,還是一張白紙。所以就是因為這張白紙,才能畫更多的阿彌陀佛,要是已經滿了,就沒地方畫了!

  好,因為時間的原因,我們這裡雖然還有很多的問題,但是我想這些問題今後有機會,下一次劉老師還會經常來我們馬來西亞。

  劉素雲老師:本來說給你們講個故事,沒時間不講了,以後有時間再來講,講,這故事是笑話,實際你聽了以後你琢磨琢磨是什麼意思?你要不琢磨它就是一個故事,就是一個笑話,你要琢磨你會有所悟處的。我記得我在新加坡、還是在香港,我給大家講了,反正大家挺開心,都笑了。但是笑完了之後能悟到什麼我就不知道了,現在就得從歷史講,那就得話說乾隆年間。乾隆年間,乾隆是皇上大家都知道,有一天他出朝,那就是上朝,上朝文武百官就分列兩邊鴉雀無聲。這個時候乾隆皇上不小心放了一個屁,這大家都很尷尬,因為很靜,這個屁一定很響。這文武百官就你看我、我看你,尋找這個屁是誰放的?這個時候一看,和珅的臉紅了,大家一看,好,就是他放的,因為臉紅了!和珅也挺知趣,也沒言語,也沒解釋,默認了。為什麼和珅深得皇上的信任和重用?因為他替皇上擔擔子,把這個圍給解了。這個歷史故事就過去了。

  再說現在二百年以後,就輪到我們這撥了,一個祕書長陪著一個市長、一個局長去開會,電梯間這市長不小心放了一個屁,那電梯人少,結果這個市長和這個局長就看這個祕書長,那意思大家不言而喻了。可是這個祕書長他沒有心量,他被看得不好意思,沉不住氣,他就解釋一句:不是我放的。第二天結局是什麼?祕書長被解職了。市長的一個屁把祕書長的官給崩沒了,這個祕書長不理解,說我也沒犯啥錯,這怎麼官還沒了?就去問市長,市長說你屁大點事都不敢承擔,留你何用?好好好,感恩大家,來到咱們馬來西亞我很開心,看到大家開心我更開心。以後有機會,我再第二次光臨大觀園,謝謝,謝謝。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