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>> 華藏凈宗弘化網 >> 數位圖書館 >> 悟道法師晨間開示
下載

選擇影音主機
  • 視頻點播
  • 音頻點播
【請點選播放集數】

文字檔下載:docpdf    
 

※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

悟道法師晨間開示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二十一集)  2018/11/12  台灣華藏淨宗學會  檔名:WD32-007-0021

  諸位同修,大家上午好。阿彌陀佛!今天已經是國曆十一月十二日,我們傳統的民曆戊戌年十月初五日,今天是達摩祖師的聖誕。達摩祖師到中國來,是在南北朝梁武帝這個時代。那個時候,達摩祖師是從印度到中國來的,來傳禪宗。在中國佛教禪宗,現在講祖師禪,達摩是初祖,他在印度的禪宗是排在第二十八代的祖師。在印度,釋迦牟尼佛傳禪宗的心法給迦葉尊者,拈花微笑,傳給迦葉尊者,迦葉傳給阿難,一直傳到達摩,在印度是第二十八祖。達摩看到中國禪宗的因緣成熟了,所以就到中國來傳法。他在中國佛教禪宗是初祖,慧可是二祖,三祖僧璨,四祖道信,五祖弘忍,六祖惠能,後面就傳法不傳衣了,傳了五個宗五個派。

  在南北朝,南朝就是梁武帝,梁武帝在我們歷史上是佛教的大護法,當時他蓋了四百八十座寺院。他讀誦《楞伽經》,讀到菩薩慈悲不忍心食眾生肉,就發心提倡吃素。當時當然就是出家人第一個響應,他下面的文武百官、四眾弟子,大家就吃素了。所以在梁武帝之前,佛教徒跟現在斯里蘭卡南傳佛教國家一樣,是吃三淨肉,跟佛陀時代一樣吃三淨肉,不是吃素的,不殺生,但是吃肉。傳到梁武帝,他提倡吃素,所以吃素是中國佛教一直傳到現在,是中國佛教的一個特色。這個功德歸功於梁武帝,當時他當皇帝的時候提倡的,印光祖師對梁武帝提倡素食這樁事情也非常讚歎。

  達摩跟當時在中國的兩位大師,一個是寶誌公禪師,傳說是觀音菩薩化身的;另外一個就是傅大士,傅大士是在家人,彌勒菩薩化身的,當時稱為三大士。今天是達摩誕,佛教是從印度傳到中國。從印度傳到中國這一支,從中國再傳到周邊的越南、韓國、日本,這一支的佛教一般稱為北傳,或稱為漢傳佛教。像日本,所有的宗派都在中國唐朝時代派法師來留學,學會了之後,把各宗各派統統帶回去日本。所以現在日本,中國的大乘八個宗、小乘兩個宗,基本上在日本現在形式上都還保持得非常完整,到日本去看,每一個寺院再小,都知道它是屬於哪一宗的。宗下面還有派別,不一樣,同樣禪宗,下面分五個派,雲門、臨濟、法眼、曹洞,還有個溈仰,五個派。像我們淨土宗在日本,它有淨土宗,還有淨土真宗,還有西山淨土宗,同樣一個宗,它下面有不同的派。派就是修學依據的經典不同,像淨土宗,他們就是依《無量壽經》修的;西山淨土宗它就是依善導大師《佛說觀無量壽佛經四帖疏》主修的。

  所以現在日本淨宗的道場,像在東京的增上寺,善導大師是他們日本淨宗的第一代祖師,第二代是法然上人,這邊供善導,這邊供法然上人。有很多大陸同修去,包括我們台灣同修去,都不知道那邊供的是誰,後來我跟他們介紹這是中國的善導大師(第二代祖師),在日本他是初祖,法然上人是日本人,他是二祖。比叡山是日本佛教的母親,所有的宗派統統都他們那邊出去,以前都要上山修十六年的。比叡山還供奉天台智者大師,所以日本他們這一點是我們老和尚非常讚歎的,不忘本。

  現在選舉快到了,因果票,老和尚常給我們提醒,我也不是在替誰拉票,就是你要很冷靜,自己去選擇。我的前提很簡單,你只要認同中華民國。《太上感應篇》我們會念,要忠孝,你不忠於國家,你就是不孝,對你父母、祖宗就是不孝。你不要你的國家,不認同這個,那你選他幹什麼!等你認同的出現你再來選,這樣合理不合理?所以不可以盲目的去支持這些人。我這個人是比較講道理的,講的沒有道理的我也不會聽他的。以前我選舉投票,我在家的時候,曾經選一個無黨籍的年輕人,他說他要半部《論語》治天下。我知道他一定不會當選的,但是我就選他,因為他提出來跟我們的相應,我就支持他。所以這方面,現在連講這樣的人都沒有了,那你能在很不好的當中選一個對我們台灣比較好的,那才叫做愛台灣。好像兩個蘋果,兩個都爛掉了,看哪一個爛得比較沒有那麼多,只能這樣,但是太離譜的我們就不能支持。

  每次選舉我都要講一講,因為不講不行,不講大家不知道。我講了,你再去支持他,因果自負,我沒有對不起你。以後到閻羅王那邊算帳,閻羅王說你怎麼這麼不孝,你就不能怪悟道法師當時都沒有給我提醒,那我也要受到牽連。我現在講清楚了,就跟我沒關係了,講清楚、說明白,就跟我沒關係。所以我們要理性的來選舉。選舉依《太上感應篇》就很好,再來就是依蔡老師講的《群書治要》。

  《群書治要36O》早上我聽到第十九集,剛好蔡老師講到,以前有人給齊威王講某人的壞話,但是齊威王也不是說聽了人家講這個人不好,他就聽一面之詞就相信。所以《論語》裡面孔老夫子給我們講,所有的人說這個人不好,你要去了解、去調查;所有的人說這個人很好,你也要去了解、去調查,他好在哪裡、他不好在哪裡?事實是不是大家講的這樣,你要去調查、你要去了解。好像有人去法院告狀,有沒有法官就只聽原告一告,他就把那個被告抓來,就馬上判刑,都沒有問他,有沒有這樣的?我看自古以來,古今中外,大概沒有,對不對?有這樣的嗎?他一定是把被告找來,然後原告找來,他指控你什麼,是不是有這樣的事情?是不是這樣?我們現在選舉是不是也要像這樣?我們現在是法官,他講這個人不好,他講那個人不好,他不好,是不是真的有這個事情?還是他在毀謗他?所以齊威王他就去調查,所有的人都說你不好,但是我親自來調查,事實跟人家講的完全不一樣,都很好。魏王也是一樣,他聽到大臣講,如果有人,一個人說你不好,我不相信;兩個人說不好,我還不相信;三個人說不好,我就有點相信了。所以他這個大臣講,現在我離開你到其他地方去做事,可能不止三個人跟你講我不好,那你是不是就相信了?那時候魏王才覺悟過來。所以這個要去調查的,不能只聽這麼講,你要去了解。

  聽聽這個候選人講話,他實在不實在?我現在就是很務實的,你講的是不是實在、是不是合理的?合不合乎實際?不然你講得很好聽,實際上做不到也沒有意義,對不對?所以台北市,我現在在選舉投票,我雖然只有一票,我選的人不一定會上,但是我堅持我的立場。對台北市,市長對我們有什麼幫助?大巨蛋擺爛,每次從那裡經過我看了都很難過。執政的人,他如果第一個念頭,《太上感應篇》講,「苟或非義而動」,什麼叫非義而動?就是你那個身口意三業是以意為主,這個意,你那個念頭動了私心,就偏差、就錯了,你後面做出來的行為就是不對的,因為身口都是意在指揮的。「苟或非義而動,背理而行」,他那個念頭已經有私心了。現在這個選舉,什麼叫私心?你為一黨之私,為個人地位、權利之私,你那個心就偏了,你就是非義而動;你非義而動,你做出來的行為就是背理而行。那要怎麼樣才是正確?前提就是說,你要來選這個,你第一個優先考慮的就是人民,不是我個人的榮辱得失,不是為了我個人的政治權利、政治利益,而是要先為人民考慮,做什麼對人民有利益,合乎人民的需求,這一念才是對的。不能為我這個黨、為我的政治利益,若有這個念頭就是自私自利。

  這些從政的人都不讀古書,說我們老祖宗的統統過時了,不要了;民進黨就更離譜了,那是中國的。其實哪有什麼中國、外國的?佛教不是印度傳過來的嗎?佛菩薩、聖賢講的,什麼叫做經典?既然它列為經典,就是你一個字不能改,它超越時間、空間的,放諸四海皆準的,在這裡是真理,到其他地方還是真理;現在是真理,三千年後、三億年後它還是真理,這個才叫經典。經典為什麼不能改?因為它是真理,你怎麼改?它是真理,就是講事實真相,你怎麼可以改!多少人在毀謗、在攻擊、在誣蔑,它真理還是真理,事實真相還是事實真相,不會因為你這樣錯誤的一些看法、做法,然後它就不是了;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也不是真理,對不對?所以真理你相信,它是這樣;不相信,它還是這樣,所以它才叫經典、才叫真理。我們學佛就是學,我們老和尚一再強調,就是要以經典為主,它是標準。我們皈依三寶,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,佛在世依佛,佛不在世就以法為中心,你不依經典,你要聽這些人的,那你虧就吃大了。

  所以你看《論語》講「既往不咎」,什麼叫既往不咎?過去做錯的不要再去追究,你現在接手了,我現在選這個市長,你說那個大巨蛋有什麼不好的弊端,現在選上你,你就是要處理善後。不是去查,去給它弄,弄到最後,然後把它僵在那裡,在那邊爛,然後這樣說我是正派的。是,你正派沒錯,但是那顆巨蛋擺爛了。這一念就叫私心,這個在孔老夫子寫《春秋》,這個叫誅心。孔老夫子寫《春秋》,他的筆法,一個字褒,一個字貶,叫誅心之論。褒貶,褒是肯定他,貶是否定他的。這個照《論語》講既往不咎,你現在收拾善後,現在你接手,你收拾善後。怎麼樣給它善後的,然後去使用?譬如說我看報紙,那邊原來可以容納十萬人,它這個工程這樣,不能夠容納十萬人,會有危險。大家想一想,有什麼活動那邊可以有十萬人去?張惠妹去唱歌大概也三萬人,不多!不然給我們做法會也不過六千人。不會塌下來!你應該這樣處理,趕快使用;他不處理,然後世大運不能用,再去林口去建體育館,我不知道你們的感覺如何?我做一個台北市民,覺得怪怪的,你不覺得怪怪的嗎?明明它那個就是要世大運用的,變得不能用。你很公正?

  主要他講的就是一個危險性,危險性,你是多少人會有危險性?十萬人。你根本就舉辦不到,哪一個活動在那邊會有十萬人去?大概三、四萬人。不然你說,現在這樣的結構已經不符合十萬人使用,我們只能容納三、四萬,你就限制人數,這樣也是一個處理方式,那個就可以用。這樣大家繳的那個稅金,它還說派得上用場,不然就閒置在那!你表示你公正廉明,然後這邊在消耗人民的稅金,這個做法就不對。所以都不讀古書,應該要讀《論語》,孔老夫子講既往不咎,過去它就這樣了,你去追究它也挽回不了!現在你接下來最重要的就是處理善後,你再追究來追究去沒有意義,你趕快處理善後,怎麼樣做能夠彌補,這樣才是正確的。

  這是我的政見發表會,我也不跟人家選市長,這個給大家參考。因為人跟人也是一個緣,有些人他就是跟那些人有緣,那個也沒辦法,那個共業沒辦法。但是我們選舉還是要理智一點,就是說也不要說聽他會講話,會講話不代表他會做事。有的不會講話,他真的很賣力在做,真的很會做事;也不能只有聽會講話,會講話的人很多;但是會做事,而且還會講話的那就不多了。所以這個大家冷靜觀察,如果你覺得無法決定,卜觀音簽,我都卜觀音簽,求觀音菩薩指點,不要自作主張,我們凡夫沒智慧,不然選錯了害了大家,這樣不好。什麼叫愛台灣?愛台灣不是喊口號,口號喊的是愛台灣,做的事情都是害台灣,那這個實在是就大錯特錯了。

  今天我看我們先跟大家分享到這裡。最後一個結論(就是讓大家站太久也不好意思,因為我都習慣一次站就兩個小時),主要是我們現在在選舉,回到我們日常生活上修行,我們就是大家要依眾靠眾,大家「始則勉強,終則泰然」,好像大家以前來這裡沒有讀《感應篇》的習慣,這個也是我當時沒有帶大家讀,罪過都是我的。現在我覺悟了一點,趕快帶大家來讀。大家讀,當然以前沒有讀,現在讀也很不習慣,這個叫始則勉強,就是很勉強的;終則泰然,終就是說到以後,慢慢你就會,泰然就是很自然。這個書讀了,對我們大益身心,對我們身心大有幫助,我們自己得到利益,才能跟別人分享。

  我們也希望從改善台灣這個地方來做起,以後我們大家都可以來這裡辦學。我們現在也沒有能力辦什麼學校,當然我們老和尚講的一條龍這個是最理想,看看台南有沒有因緣去辦。我們這邊,就我們現前的資源,我們自己來就現前的資源可以研究看看,先研究階段。所以我們也可以辦一個空中大學,華藏空中大學,聽說在市政府就可以申請了,可以問看看。我們每天上《太上感應篇》就是在上大學,會發文憑給你們,這樣大家就有學習會更有興趣。這個我們也可以研究看看,幫我問一問。王老師幫我問一問,看辦空中大學要什麼條件?請一個博士來擔任校長就好了,現在博士一大堆。但是博士能不能做事我們就不知道了,主要要真正有辦事的人,真正有學習的人。我們現在學習,也都是進一步退九步,但還是要進,所以還是要精進,我們還是要勉為其難的,大家忍耐一點,每天早上來這裡,在佛前。像出家人,寺院為什麼要做早晚課?他就是怕荒廢懈怠,就是提醒自己要精進,在道業、學業上往前進,不要停止。好,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,阿彌陀佛!

  

  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