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>> 華藏凈宗弘化網 >> 數位圖書館 >> 悟道法師晨間開示
下載

選擇影音主機
  • 視頻點播
  • 音頻點播
【請點選播放集數】

      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:docpdf    
 

悟道法師晨間開示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二十五集)  2018/11/23  台灣華藏淨宗學會  檔名:WD32-007-0025

  諸位同修,大家上午好,阿彌陀佛。時間過得很快,今天又是星期五。我們淨老和尚在講席當中常常給我們開示,「讀書千遍,其義自見」。這是讀經,或者讀這個世間聖賢的經典,讀了一千遍意思自然就出現了,慢慢就明白。明白到什麼程度?這個意義現前,我們能夠理解的淺深,這跟我們心的定成一個比例。我們的心愈定,我們讀這個經,它的義理就會愈深入去理解。所以這個定就是佛法,包括儒跟道都是修戒定慧,這是修學的一個總原則。修戒定慧這個方法、法門很多,戒就是規範。這個戒有狹義、有廣義的,狹義的,我們講五戒十善;廣義的,佛在經典,包括《感應篇》講的這些都是戒。這五戒十善展開,就是一切善法;反過來講,十惡展開,就涵蓋所有的惡。凡是惡法都包括在十惡,善法都歸納在十善,這點我們一定要知道。所以十善我們不能只看那十個條目,就那十條,那十條的內容是涵蓋所有的善法。反過來,十惡它也涵蓋所有的惡法,這是《占察善惡業報經》經文裡面講的。所以我們一定要知道,《太上感應篇》它就是一個善惡的標準。

  所以我們入佛門,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,三皈依。這個我們學佛同修大家都知道,入佛門要先受三皈依,皈是回歸,依是依靠、依據、依循、依止。佛在世,我們有任何問題去請教佛,佛為我們解答,教我們修學的理論方法,我們的問題就解決了;佛不在世,我們沒得問了。所以佛不在世,這個三寶以法為中心。法就是經典,在《大藏經》裡面,任何一部經典都是法。這個法就是四依法,第一個依法不依人,第二依義不依語,第三依了義不依不了義,第四依智不依識。法就是有經典的依據,像佛教《大藏經》,儒家四書、五經、十三經,道家《太上感應篇》、《道德經》、《清淨經》。包括印光祖師提倡的《感應篇》、《了凡四訓》、《安士全書》,雖然這個不是佛經,像《安士全書》,是註解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的。《了凡四訓》袁了凡先生,他一生改造命運的經驗談,現身說法。雖然那不是佛經,但是它講的內容跟佛經完全是相應的,這個叫依義不依語,言語文字不一樣,意思跟佛經是一樣的,我們就可以依。

  第三依了義不依不了義,就是佛講的經有了義、有不了義,遇到了義跟不了義有抵觸的時候,我們要依了義的,不依不了義。第四依智不依識,這個也非常重要,這個智就離心意識,這就比較高了。但是這個我們可以從儒家下手,儒家講智就是理智,不動感情、不動情緒。像儒家《大學》講修學,我們心「有所好樂,則不得其正。」「身有所忿懥,則不得其正。有所恐懼,則不得其正。」,講了很多條。就是說我們人一動了情緒,感情用事了,這個時候判斷事情、處理事情都會偏差錯誤。這個心不是在當中,不是偏這邊、就是偏這邊,不是中,他已經在動感情、動情緒了。我們凡夫很容易失去理智的,動感情,感情用事、意氣用事,這個心就不正了,那就不是中,中心那個中,不是中了。像中正紀念堂的那個中,就是當中,正就是沒有歪。歪那個字,正上面加個不就是叫歪,不正就歪了。中就是竹竿立著,正中不偏不倚,像我們插香插下去要正中,不能歪一邊,插了歪來歪去就不正,就沒有中、沒有正。我們心就是要中正。

  所以在儒家也講,我們喜怒哀樂未發的時候,我們這個情緒還沒有發動的時候,我們這個心是平靜的,是冷靜的,是鎮靜的,這個時候我們的心就中,謂之中,「喜怒哀樂之未發,謂之中;發而皆中節,謂之和。」但是,我們凡夫不可能讓它不發,我們有喜怒哀樂,有時候會歡喜、有時候發脾氣、有時候很哀傷、有時候很歡樂,這些統統是情緒,情緒你發了要有節制,不要太過。所以禮節、禮節,什麼都是要節制,節制才能符合這個中。好像我們吃飯不能吃太飽,也不能吃得不夠,吃太飽,撐得難受;吃了不夠,不飽,等一下很快就餓了。所以要吃到剛好,這個叫中,做任何的事情都是要中。所以中正紀念堂那個「中正」非常好。所以現在外面改成自由廣場,如果人的心不中不正,那個自由是什麼?就歪了對不對?所以自由是建立在中正的基礎上,你人要中、要正不偏,公正這個才是中正。我們人中正,在這個前提之下才有真正的自由。不然講那個自由也不是真的,自由是什麼?你擾亂別人,弄得社會亂七八糟,那個叫自由嗎?你就妨礙人家的自由了,不要搞錯,現在人不懂。所以特別到選舉的時候,你看,大家很情緒化的,大家在很情緒化的,我們學佛的人要很冷靜的。

  如果我們自己也沒辦法去分辨,實在講一個大前提,我們就依經典,依經典做標準。經典有個大前提,你對國家要忠,對父母要孝,這是最基本的。你有孝就是忠,你不忠也是不孝,所以它是相關的,而不是給它切割的,這個一定要懂。現在的政黨他有忠於國家嗎?他有認同國家嗎?有遵守憲法嗎?如果一個政黨他是在反對這個國家,他帶頭不遵守憲法,在那邊搞來搞去亂搞,搞得四不像,這是一個前提,你能支持他嗎?你支持他會是什麼結果?就是亂象叢生,四不像。因為他一個前提已經不對了!就好像一個公司一樣,那你要來這個公司當人家董事長,把那個公司它的章程統統破壞了,你說那個公司會搞成怎麼樣?搞得很亂的。所以我們不要感情用事,我們選舉就是要對我們社會國家有幫助的、有意義的,第一個前提就是不要亂,你亂了那什麼都不用談了,心亂了那什麼都亂了,都亂套了。

  所以昨天我上山,在雙溪看到那個選舉公報,淨師拿給我看,公投案不曉得第幾條:你同意國小國中教性教育嗎?教他們戴保險套嗎?教這個。大家覺得,年紀那麼小有需要教這個嗎?他這麼小好像一棵幼苗剛長起來,幼苗長起來的時候你是要去保護他、要去栽培他,讓他成長、成熟再去了解這些。現在這麼小就教他怎麼談戀愛,萬一控制不住了就怎麼去買保險套?未成年!所以那邊王老師幫我整理出來了,等一下大家看看,不要亂投,投下去你就有因果。《太上感應篇》講得很清楚,這個你是愛台灣還是害台灣?同性婚這些事情也在投,投什麼?在亞洲國家日本最先進,你去日本看看,他們都沒有這一條,那不是亂搞嗎?那些正經的事情不去辦,像農漁民,那些做工的民生疾苦,他都不去了解,家庭很多問題,兒女殺父母的,都不去正視這個問題,搞那些亂七八糟的,這怎麼可以?不能感情用事。

  所以我很反對人家說,台灣人要選給台灣人,我不同意這句話。不管台灣人,還是不是台灣人,實在講住在台灣的統統是台灣人,不是嗎?所以有一年明師給我講,他說他到西班牙去,他是外國人移民到西班牙,有一次車子壞掉,他就找一個西班牙人來幫忙修車,他就給他講,我們來到你們西班牙,麻煩你了。那個西班牙人給他講,他說你現在在我們西班牙,你就是西班牙人。他聽了,心裡大受感動。這是正確的,你現在在我們的國家,你就是我們國家的人,他沒有分你的族群什麼的。我們現在台灣在搞族群,對不對?新加坡的族群最多,中國大陸有五十六個少數民族,澳洲更多,二百多個民族,它如果像我們台灣這樣搞,那不是完蛋了嗎?這些政治人物操作什麼?操作你的感情。我是台灣人,做得再怎麼不好,也是要選台灣人。外省人做得再好,他們還是外省人,不要選給他,這樣對嗎?這樣心就不正。現在台灣也有好人也有壞人,外省的也有好人也有壞人,對不對?不管外省的、台灣的,我們要選好人,看是哪個比較好,我們就選哪一個,不是選台灣人、外省人,這樣大家有沒有聽懂?沒有講台語都聽不懂,台語才聽得懂。要選好人,我們台灣人歪(貪污)也要讓台灣人歪(貪污),不要給外省人歪(貪污),這樣就慘了。這就是說我們明天選舉了,我們自己要對自己負責,要對全國的人負責,你的一票就是因果票,有些人他故意不選,他還是要背因果。

  我看那個韓國片,黃老師也給我提過,「與神同行」,我也沒有去看,黃老師給我講,我也沒有去看。但是悟莊師他在澳洲看,把那個就發到我的信箱來,我就很方便就點出來看。其中有一句話講,有一個人他去做消防隊員,從大樓摔下來摔死了,然後到陰間去閻羅王審判,審判他有一條罪,說你都沒有去選舉,所以好人沒有選出來,你這一條罪很重。所以不選的人他也有罪,不是我沒選就沒事了,你在這邊有戶籍,你有拿中華民國國籍,現在這個制度就是這樣,你就有義務。除非就是說你真的沒辦法,像去開刀,那個就沒辦法,無法行走,那個他不用負因果。如果故意不去選,你可以選,但是不去選也是有因果。因為好人不出來,那對我們整個社會國家損失很大,那個落差很大的,你要搞清楚。我們要很冷靜的去看,我們學了這個東西就要去用。

  所以那年在反服貿,有人問我說你什麼看法?我說我能什麼看法,我也不是生意人,也不在做貿易,我是外行的,你問我不準。你要去問那個做生意的人、在做貿易的人,他們最清楚,他們是專業,對不對?去反對服貿的不是做生意的、不是做貿易的,是那些還在讀書的學生,學生他能理解什麼叫貿易嗎?你在做生意,不去問你做生意的,而去問那個學生,他還在讀書你問他,而且去強佔立法院,全世界沒有這樣的。最先進的美國,你去它的國會你去佔看看,你還沒走到那邊就被抓起來了,可能就被打個半死了,他比我們民主、比我們先進。日本你去看看,去鬧看看。勸你們要回頭,不回頭,像「與神同行」這樣,死了去閻羅王那邊,你不要說師父都沒有給我講,要找就找我們師父算帳。我現在講了就不能找我算帳,你還要再繼續下去,《弟子規》講「過不規,道兩虧。」我知道大家錯了,我不講也是沒有盡到我的責任,我講了你不聽,那你自己要負責,這樣才合理。

  所以在選總統那年,我講的也很公正,我也不是哪個黨派,我無黨無派,也不是哪個黨派拿多少錢給我。我自己掏錢去登報紙,我要登自由時報,不給我登。我說那你自由不是假的嗎?自由不是言論自由嗎?自己花錢還要讓他改,你這自由不是喊假的嗎?你那個什麼叫自由時報?有各種不同的意見你都登,言論自由那才叫自由時報。你去看它有沒有不同的聲音登在上面?那都騙人的。但是很多人被洗腦,洗得連這點是非善惡他都分不清楚,那就很可悲了。勸也勸不聽,沒有辦法,那個真的是沒辦法。所以我們要冷靜的,你不要心裡有個族群的那種意識型態,這樣你心才能中正,在這個情況之下,我們來判斷選擇。但是第一個前提,我們是不可以選一個政黨他不認同我們國家,不認同我們的憲法,不認同我們的國旗。這個不能選,這是前提。大家知道什麼叫前提嗎?你在這個前提之下,比如說美國它有民主黨跟共和黨,它民主,民主黨出來選總統有沒有反對美國,這國旗我要改掉、我不遵守憲法?共和黨起來有沒有我這個國旗就不要、我要改憲法,有沒有?日本有沒有?日本它很多黨,日本也有民進黨。沒有,他們遵守憲法,愛自己的國家,然後在這個前提之下,你們黨跟黨,你們的政策誰做得好、誰做得不好,我們在這個地方去選擇,它有個前提。你這個前提沒有了,這等於根本就砸了。

  所以我二O一四年,我自己花五十萬塊去登自由時報,不給我登,後來去登蘋果日報,我自己花錢,也不是哪一黨拿錢給我。我講了很公正、很公正的話,我說我也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,但是我是很公平的台灣人,我也不為台灣人講,也不為外省人講,就是依理,依個公理。所以我提出來的很簡單的道理,就是說你要選舉中華民國的總統,一直到下面的里長、村長,你一定要認同自己的國家、國號。你不認同你選那個幹什麼?你就不承認這個,那你選那個幹什麼?我說那個選舉公報我沒看錯,中華民國第幾屆總統,你竟然不承認這個,你不喜歡這個,你討厭這個,那你選它幹什麼?我就是這樣講而已。既然那麼討厭,那等你新的國號成立,你再去選。你要選你就要認同,不認同你就不要選,就這麼簡單。不要選了以後不認同,你叫全國的人怎麼辦?大家無所適從。這是前提這樣大家明白了嗎?

  所以明天選舉,選舉離不開《太上感應篇》,你不要選舉隨便選一選,跟《感應篇》沒有關係。統統有關係的,你的選擇或者你不要去選,都要有因果。因為你在這個制度之下,除非你有特別事情那是可以的,像去開刀那不是他不要選,他不能走,醫生叫他不能動,那沒辦法的,特殊情況,年紀太大沒辦法的。你在可以的情況之下,像澳洲,澳洲政府你是公民不去選要被罰錢,那會被罰錢。而且你在國外,他會把選票寄到國外給你,民主制度應該是這樣才對。所以現在我們這個民主一直在退步,不是在進步,沒有進步,是退步,為什麼退步?沒有教育。你要民主,要把選民教育好,那個民主的素質他才會提升,選民、候選人素質都不好,它那個素質是一直下降,一直退步。

  所以我就把選總統的那個登報紙,這是很真實的。你不是民主進步嗎?民主就是要言論自由,跟你不同言論你就不允許登,而且還是付錢給你的。所以中正紀念堂改自由廣場是很諷刺的,什麼自由廣場,一點自由都沒有,不是真的。真正的自由就是要很多不同,不然你就改一下,不要叫自由時報。以上就是講到《感應篇》,我不是什麼政黨,什麼政黨也沒有什麼好處給我。我們的好處,不要想到我們自己、我們的團體,我們要想到整個國家社會,要想到全民,這個才是正確的,不能只想到個人的利益。對我個人沒有利益那我就不講話,這個是不對的。我講這些話,對我有什麼幫助?也沒有什麼黨來捐錢幫我們蓋廟,也沒有,都是自己要出錢出力的。所以這些事情,我們大家要很冷靜的去看待這個事情,不要被這些迷惑了。

  所以我的選擇也是很簡單的,主要他理念愈接近我們這個中國傳統文化,我們就選擇這個。所以以前我在家的時候,那時候二十幾歲,在選台北縣議員,有一個年輕人出來選,他的政見有列一條,說半部《論語》治天下,他要用《論語》來治天下。我知道他肯定不會中,但是我就是選他,才一百多票,一百多有我一票,我知道他不會上。但是我選你這個跟我們是相應的,我是選這個,那個無黨無派的,我選那個。現在我看候選人沒有一個提出這個,沒有提出這個中國傳統文化,我們只能在我們都很不滿意當中,只有選擇稍微好一點的,不要太離譜的,不要傷害我們台灣的。現在最麻煩的,就是口裡講愛台灣,所作所為統統是害台灣,這個最麻煩。愛台灣不是口號,不是唱歌,台灣民生的疾苦你聽到了嗎?家庭的問題,政府有去關心嗎?有去輔導嗎?這不是喊口號喊爽的,喊一喊就沒了。今天就跟大家講到這裡,明天選舉大家仔細看看,自己決定你的因果,因果自負,自己負責,不要找我,我已經把話講清楚、說明白了。祝大家一天工作愉快,阿彌陀佛。

  

  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