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>> 華藏凈宗弘化網 >> 數位圖書館 >> 每日論語
下載

選擇影音主機
  • 視頻點播
  • 音頻點播
【請點選播放集數】

文字檔下載:docpdf    
 

※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

《每日論語》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二十四集)  2018/12/11  斯里蘭卡康提  檔名:WD20-037-0024

  諸位同學,大家早上好,阿彌陀佛!我是悟道,現在還在斯里蘭卡康提。今天早上我們跟北京團的同修去參拜佛牙寺,拜佛牙舍利。我們接著再來學習《論語講記.為政第二》,「為政」篇。

  首先雪廬老人給我們講,《論語》自古以來的註解,「註解必須參考」,參考註解,「若只讀《會箋》不可以」。《會箋》是《論語》的註解。「《會箋》雖然不罵人,卻偏宋儒」,就是宋朝的大儒,註解《論語》的。「宋儒不是沒有好東西,但是毛病太大」。這是雪廬老人對宋儒的註解給我們提出他的問題。「一者改經文,二者註解不依從《說文》、《爾雅》」。這是宋儒註解《論語》的兩大毛病。「宋朝以前,已經有十三經,都是依《說文》等註解,比較難懂」。就是宋朝以前的《註解》比較不容易懂。「宋儒所說,雖然容易講容易懂,卻不是《論語》一經原本的事,這樣如何可以?」這是把宋儒註解《論語》的問題給我們指出來了。雖然容易講容易懂,但是違背經文原本的本義,這怎麼可以呢?「所以要真正研究《論語》這一門學問,那問題太多了」。自古以來,《論語》的註解就很多,如果沒有雪廬老人給我們指點出來,實在講,我們看這些《註解》,問題太多。的確是這樣,各有說法。下面雪廬老人給我們講:「你們在聽講之前,先看註解,然後對照聽講的,就能知道很不容易。不講,不覺得他的難,一講才知道《論語》的難。」這是雪廬老人給我們講,我們在聽講之前先去看註解,然後再對照,聽他老人家講的,就能夠知道的確學《論語》很不容易。不講還不覺得它的困難在哪裡,一講才知道《論語》的難。「這一篇為政篇,不是專講為政,只是歸類而已。其餘各篇也是如此,一章就是一條事情」。

  我們看這一章的經文,「一」:

  【子曰。為政以德。譬如北辰。居其所而眾星共之。」】

  『子曰:為政以德』。「為政以德,為政,指領袖而言」,領袖現在講領導。「現代人說民主,我們都是民,能做主嗎?雖有民意代表,能代表嗎?當選後所做能與競選時的政見相同嗎?不是只有這個地方,全球都是如此。美國總統選舉,前一日凍死多少人,這是什麼徵兆?」雪廬老人給我們舉出為政,做領導的,在現在民主社會,用競選,選上了能不能做到競選時候提出來的政見?全世界都是這樣,美國也不例外,選上了,講是一回事,做又是一回事情。「領袖的政治以德為原則」,德是道德。「德政與暴政相反」,德政「處處為百姓,民之所好好之,民之所惡惡之,利國富民,如此辦政治就好。如何好呢?」

  『譬如北辰』。「譬如北辰,北辰,指天體。北,北方,北邊的天空。辰,我們平日說大星叫星,小星叫辰」,大的星星叫星,小的星星叫辰,所以一般我們講星辰,「這有各種說法」。「有人說,北辰是北極星;有人說北斗七星,柄轉其餘四星不動」,這也有這種說法,「北辰指這四星」;「有人說北辰指紫微星」。雪廬老人講,「吾不認識這個星。廿八宿星,四方各七個星,一個星一個名,吾沒有學天文學,今人說天文台,其實周朝就已經有觀星了」。觀這個星宿,現在講觀天文,在周朝就有了。「例如說夜觀天象等等。要懂得分野的星也必得所認的星不錯才行」。天文是一門學問,也是要深入去學習研究,才懂得去分辨什麼星叫什麼名稱。「有人說北辰不是指星,而是北方的「空(控)天」,就是天上一塊空的地方,譬如空地。「諸說紛紜」,各種說法很多,「必得是專學天文,如張衡等才知道」,必定要專門去學天文學,才能知道這些星宿的名稱。「但天文學家各種說法也有不同」,天文學家也是有各種說法,也不一樣。「吾只說是比喻的意思,因為吾不是教天文,你們也不是來學天文」。雪廬老人講,他也不是在教天文學,大家來上《論語》課,也不是來學天文的。

  「孔子則沒有一事而不知,孔子知道,但是註解者不知」。孔子對於世間這些事沒有一樣他不知道,但是註解《論語》的人他不知道。「自古以來某種學問要精,必得盡其一生的心力」。不管學哪一種學問,都要專精,要盡一生的心力,才能深入。「從前注疏的人不是專門研究天文,吾也不知,但是大都主北方空天」。這是註解《論語》大多數都是註「北方的空天」。「今人說八大行星,不說八大星,因為都在動的緣故。太陽為恆星,今人有主張太陽也在動而不是恆星。可以就說是沒有星星的空天。吾也不是主張這種說法,只是可以免得爭執而已。北方天空不動,其餘的星都動,領袖如北辰,而諸侯等都繞著他動,因為他有德的緣故,大家替他工作」。雪廬老人這裡再給我們做出一個結論,北方天空不動,其餘的星星都在動,當一個領導就如北辰一樣,而諸侯等都繞著他動。為什麼要繞著他呢?因為他有德的緣故,大家替他工作。

  『居其所而眾星共之』。「居其所而眾星共之,居,安住不動,他在那個地處不動。共,拱也」,提手旁加一個共,拱,「如圍繞而拱抱著他」。「當國家領袖固然是領袖,大小機關,商業、家庭也都有領袖(領導),臨時舉代表也是領袖。他所屬的部屬出了事,都是你的罪過。如帶人去旅行,必須其他人都吃了,你才可以食,帶兵必須與軍士同甘共苦」。這是當領導應該這樣。「有人說:無為即為政以德。但是領袖無德,雖然無為,國家仍是亂。有人說,所用的人好,你便可無為,但是紂王大臣(紂王的大臣)如比干、文王等都是聖賢,為什麼會亡國?所以必須本身自體好,壞人用好人,好人也行得通,好人用壞人,壞人也能漸漸改好。若是自身主體不好,人們必定離去」。這是指當領導要有德,主要重點是講這個德,大家去幫助他,他才能辦好這個政治。如果沒有德,到最後大家就離開他了,好人也幫不上忙,所以他自體本身要有德。這是辦政治,不但當官,在各個團體、家庭,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則,就是必須以德。

  好,我們「為政」篇第一章書學習到這裡。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,阿彌陀佛!

  

  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