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>> 華藏凈宗弘化網 >> 數位圖書館 >> 每日論語
下載

選擇影音主機
  • 視頻點播
  • 音頻點播
【請點選播放集數】

      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:docpdf    
 

每日論語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一二六集)  2019/3/28  台灣  檔名:WD20-037-0126

  諸位同學,大家早上好!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《論語講記》,「公冶長篇」第二十二章。

  【子在陳曰。歸與。歸與。吾黨之小子狂簡。斐然成章。不知所以裁之。】

  「《論語》經文雖然很短,但是誤會很多,我們不需要去考據,能了解其中的大意就可以了。《集釋》的考異、音讀所列的說法也很多,我們依從現今的版本經文就可以了。遇到特別難講的地方,再去研究《集釋》的考異、音讀。《論語》在宋代以前還沒有什麼大毛病,從宋以後才亂。」

  『子在陳曰:歸與!歸與!』「孔子在陳」,在陳國,「想回魯國,為什麼要回魯國?有人說是魯國召回冉求時,或者其他說法。諸說紛紜,我們不必考據」。雪廬老人講這個就不必去考據了,是什麼原因不必考據。

  「歸與!歸與!」就是「回國啦!回國啦!」「加重其辭,所以重複二句。」重複了兩句。

  『吾黨之小子狂簡』,「吾黨之小子」,這裡這個「黨」,「不是現今的黨派」,不是現在黨派的意思,「而是指同學,孔子的弟子們志同道合,也沒有組織。吾黨,意思是我們」。我們的意思,不是黨派的意思。「小子,孔子叫自己的學生,年輕的學生們。」這個叫小子,這叫做年輕學生。

  「孔安國說:簡,大也。不太苛細。大,指大道,不辦小事,不辦文章的事。因為從前人的文字好,注重文字時,便忘了道。現今的人文字不行,道更不消說了。」這個是我們現在人跟古人不同的地方,古人懂文字學,現在人不學文字,文言都沒有學,所以文字都不行了,更不用談到道了。「你們也需要學文字,知道他筆下文字的重要點,所謂文以載道。」雪廬老人勸大家還是要學文字學,因為文是記載道的。「你們原來已經學佛了,算得是簡」,這個話就是對學佛人講的,當時蓮社的蓮友來講的,就學了佛算是簡了。「學大道了,但是文字不行。」學佛就是學大道了,但是我們文字學沒有學過不行。

  「狂」,狂這個字是「敢為」。他很勇敢去做,這個叫狂,敢為。「今人也很狂,但是今昔不同,今日為狂妄」,所以這個地方講的狂,跟現在講的狂意思不同。這裡講的狂是敢為,敢做敢為,現在講的狂是狂妄,不同,所以今昔不同。「昔日是真有兩下子,狂得有道理」,昔日就是古時候,古人他狂,他真有,現在講兩把刷子,他狂得有他的道理。跟現在人的狂妄狂得沒道理,那不一樣的。所以這個狂,雖然他狂,但是他有道理。「例如《論語》中的長沮、桀溺、原壤,孔子很敬重他們。」這是舉出當時的人,這些人都稱為狂,敢做敢為,但是有他的道理,孔子很敬重他們。「孔子與原壤是幼小時的朋友,夠得上交情,無話不說,而且以杖叩其脛」,還以那個柺杖叩他那個腳踝。「孔子對原壤的責備,那是夠得上交情,才能如此。」如果不夠交情,那不能是這樣去責備他的。「孔子自然」,他的態度是自然,「不像宋儒道貌岸然」,好像很拘謹這樣,孔子是很自然的。「《禮記》說,原壤鼓木而歌,孔子說:親者不失其為親,故者不失其為故。上句是指原壤對他母親的關係,下句是指孔子與原壤的關係而說,原壤並沒有忘記他的母親,不然為什麼要鼓木而歌?狂者大膽,一切都敢為。」這是解釋這裡講狂它的意思。

  『斐然成章』,「不是指對道狂簡」。「斐」,這個字是「文質的光華,文質彬彬」,一個人學得文質彬彬的,「如此而已,但不懂得道」,道他不懂。

  『不知所以裁之』,「有一種說法,學生自己不知;第二種說法,孔子說他的學生,將要返回魯國去治理。合起來說,弟子們外表像個樣子了,還差條理,我要回去調理他們」。這是第二種說法。

  「我們所學的佛法,還不行,連皮毛也談不上,文理也不行,如《易經》艮卦說厲薰心的薰,凡是有希求,有想得就是心不平和,不得就躁妄,便有煙。學這一章,希望你們自己能制裁自己,現在自己的文與道兩條到什麼程度了?自己省察省察。」

  好,今天這一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,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

  

  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