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>> 華藏凈宗弘化網 >> 數位圖書館 >> 每日論語
下載

選擇影音主機
  • 視頻點播
  • 音頻點播
【請點選播放集數】

      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:docpdf    
 

每日論語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二五八集)  2019/8/7  餘姚  檔名:WD20-037-0258

  諸位同學,大家早上好!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《論語講記》,「鄉黨第十」,我們進入到「鄉黨篇」,「鄉黨篇」是第十篇,我們從第一章開始。

  「鄉黨,本鄉本土的意思,例如台中人,台中以內就是鄉黨。」這舉出台中市(雪廬老人以前住台中住了三十八年),住在台中市以內的人就是自己的鄉黨。同樣住在台中市,「若住在民生路,那民生路便是你的鄉黨」,那是最近的,跟自己住的同一條路。「若來了中正路的人及民生路的人,給人倒茶時,要先給中正路的,民生路的人在後,因為民生路是你的鄉黨。」自己本鄉本土,要先讓給比較遠的客人。

  【孔子於鄉黨。恂恂如也。似不能言。其在宗廟朝廷。便便言。唯謹爾。】

  『孔子於鄉黨,恂恂如也,似不能言。』

  「孔子對於鄉黨的人,說話動作一切,都是恂恂如也,極為溫和,極為恭敬」,這個恂恂如也就是很溫和、很恭敬。「為什麼如此?溫和到什麼狀況?恭敬到似乎不會說話,不敢說話。」「所謂躁人之辭多」,有些人一見到面就一直講話講個不停,煩躁的人他講的言辭就很多了,講不完的。「還沒跟你說便搶著說,這種人的前途不行,也不能長壽,必須鎮靜。」話要少說,不要說個沒完沒了。

  「在鄉黨為什麼要如此恭敬?因為鄉黨是你下生的地處,是父母之邦,對父母恭敬,就必須恭敬這個地方。」自己的出生地,出生的地方,父母生下我們的地方,對父母恭敬也就必須恭敬這個地方的人事物。「例如監獄中的教誨堂,典獄長經過必須鞠躬」,在監獄當中,典獄長經過教誨堂,要向教誨堂鞠躬。「若帝王經過宰相的座位,必須下輦致敬。」輦是車,這個車經過,必須下來向宰相的座位致敬,這是表示恭敬他的這個職務。

  「對鄉黨能如此,就可以變樣。凡事改之為貴。」雪廬老人講,我們如果對鄉黨能學孔夫子這樣,我們就可以改變原來這個模樣。凡事改之為貴,能夠改變那是最可貴的。「所以說父母的朋友為父執」,父親的父,執持名號的執,父執「是叔叔、伯伯、姑姑,這是真正的民族主義」。「《左傳》齊家有報九世的仇人,不像洋人」,他們沒有這些概念,「是雜種。所以中華民族能屹立於世界,有血統的關係」。

  『其在宗廟朝廷,』

  「但是這個人是不是很呆板?」看到人好像說不出話來,很恭敬、很溫和,那是不是就是很呆板呢?這個就看場所了。「在宗廟朝廷又變了。」

  「宗,尊也。自己不做主,一切依從他人來辦事,尊重的意思」,宗是尊重的意思。「廟,貌也,蓋一座廟有如祖宗的容貌。從前文廟欞星門外有二塊石碑:文官下轎,武官下馬,如今則是要打倒孔老二,這是犯上作亂。」「從前到人的莊頭」,從前去到其他地方,到了別人的村莊,「必須下驢下車」,如果你騎驢、騎車,必須要下來,不能坐著這樣進去別人的村莊裡頭。「鄉人也會讓路說:客人,請喝水」,村莊的鄉人他們也會讓路,也會請外頭來的客人喝水,這也是一個接待。「若到人家的莊頭不下車、不下馬」,馬也騎進去了,車也開進去了,「鄉人就會譏笑說:來了病人,失了腿」。到了人家的村莊,不下車下馬有兩種人,一個是病人,生病了,他沒辦法下來,一個是沒腿的。那就會被人譏笑,就是不懂禮貌。「若是大車經過」,如果是比較大的車經過,「鄉人就會攔住說:恐怕您的座車會震倒屋子」。開這麼大的車進來我們這裡,恐怕我們房子會被你震倒了。「只要待之以禮,人家便以禮往來。凡事敬人者人恆敬之,殺人者人恆殺之,一切災禍都是自找的。」這就是我們一般講禮尚往來,我們對人有禮,別人也會以禮回給我們;我們對人失禮,別人對我們也失禮。凡事尊敬別人,那我們也會得到別人的尊敬,去殺人的人也會被人殺,所以一切災禍都是自己找來的。

  「廷,無堂只是平地」,這是講廷,它是平地。

  『便便言,唯謹爾。』

  「便便言,鄭玄說:便便,辯貌」,辯才的辯,有辯才的樣子。「在宗廟朝廷,說話辯論必須清清楚楚,就不是像在鄉黨似不能言了。」那這就不一樣了,在鄉黨跟在宗廟那就不同了。「因為朝廷是議論公家的事,不能當老油條、騎牆派,那樣會害了百姓,所以說:鄉愿,德之賊也。」在這個議論公事的時候,那就不能說不說話了,該說的就要說。如果該說的不說,不能去導正那些錯誤的政策,那會害了老百姓,那個是鄉愿,變成了德之賊,它會賊害道德。所以這個就不一樣,看場所。

  「從政要上致君,使國君成為堯舜;下澤民,恩澤加於百姓。」這個是從政,政治人物,上致君要輔助國君成為聖賢、成為堯舜,下面要恩澤於人民、百姓,對人民有幫助、有利益。「若巴結長官,壓榨百姓,便是賊」,這樣做官變成盜賊了。「雖然辯論得很清楚,仍然很謹慎,而不是高談闊論。不恭敬長官,也是賊。」雖然辯論就是把事理、真妄邪正、利害得失、是非善惡辯論得很清楚,但是是很謹慎,不是在那邊高談闊論,那對長官不恭敬,如果是這樣也是賊。所以便便言,唯謹爾,也是謹慎的,該說的說清楚,很謹慎的說清楚,並不是高談闊論,不恭敬上面的領導,這個意思我們要明白。

  「你們要學歷史,但是史書上記載的有好事、壞事。好人便往好處上學,壞人就偏往壞處上走,可悲啊!」「如今的時局很惡劣,大家要求共中不共」,共業當中有不共。別人不修,別人的事情,自己要覺悟,回頭趕快修。「講在我,聽不聽在你們!」雪廬老人也是苦口婆心、不厭其煩的講,聽不聽就在我們了。

  「前一節是對鄉黨,往後必須照這個辦。後一節,你們雖然沒有在宗廟朝廷,但有公家開會的時候,例如在一個機關,理事的職員都必須盡該盡的義務。財團法人雖然是無薪,卻有名譽職,若以為沒有待遇就不肯幹,這便是沒有人格。所以開會時必須全付精神注意,該說就必須言。」這是舉出一個我們民間的團體,像我們在台灣有社團法人、有財團法人,社團法人設有理監事,財團法人有董監事。一般社會公益的團體是沒有薪水的,但是有名譽的職務。以為沒有薪水就不肯幹,這就是沒有人格。所以雖然沒有薪水,開會也必須用心,該說就必須要說。「但是今日是以表決為準,表決確定後便不許有諍論。孔子的行為,立出規矩來,可與適道矣,但還不可以行權。沒有到程度,依規矩就可以了。」

  好,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。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

  

  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