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>> 華藏凈宗弘化網 >> 數位圖書館 >> 每日論語
下載

選擇影音主機
  • 視頻點播
  • 音頻點播
【請點選播放集數】

文字檔下載:docpdf    
 

※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

每日論語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一二八集)  2019/3/30  台灣  檔名:WD20-037-0128

  諸位同學,大家早上好!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《論語講記》,「公冶長篇」第二十四章。

  【子曰。孰謂微生高直。或乞醯焉。乞諸其鄰而與之。】

  『子曰:孰謂微生高直』,「微生高,微也有人說是尾」,就是尾巴這個尾,這個音就有一點接近。微生高,「這個人素來有直的名聲」,就是這個人很直,正直的這個直。

  「民國以前有人唱〈拈魚鼓〉的情歌」,拈花的拈,魚,在水裡面那個魚的魚,唱〈拈魚鼓〉的情歌,〈拈魚鼓〉是一首情歌。「曾唱藍水段」,唱到藍水這一段。「之後,台灣唱《梁山伯祝英台》」,這個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在我小時候,大概十歲的時候,在五、六十年前了,這個電影香港拍的,在台灣非常的流行。有一些太太看了好幾遍,在當時看這個影片的人非常的多,現在還有人在看。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這個也是講一個男女愛情的影片。「吾以為家家都在哭,這是不祥之兆。」雪廬老人講,很多人去看了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這個影片,很多人都在哭,雪廬老人以為,以他的認為來看,家家都在哭。當時的確非常非常流行,大家都為梁山伯與祝英台這個愛情的結局不圓滿,大家都為他們在哭泣。這是不祥之兆,雪廬老人給我們講出來,這是不吉祥的預兆。

  「藍水段說」,在藍水段這裡面說,「微生高很直爽,與女子戀愛」。藍水段這個歌裡面說微生高這個人很直爽,與女子談戀愛,很直白、很爽快的與女子談戀愛。「夫婦倫常,是人之大倫,不可稱戀愛。」雪廬老人給我們講,在我們中國傳統,夫婦是倫常,倫常是大倫大事,不可以稱戀愛,不能說戀愛。婚姻是大事,不是小事,就不可以講戀愛。戀愛是外國人講的,西洋人講的,這個就違反了倫常了,所以現在這個時代大家都談戀愛,但是離婚率也是最高的了。「微生高在藍水橋下」,在藍水橋這個下面,「很早就先去等」,等這個女子跟他約會,在那裡。「等到天黑下雨,雨愈下愈大,女子還不來。最後發大水了,他仍在橋下等,說是要不失信」,就是說他不能失信,一定要等到女子來,他才肯走。「因此微生高死於大水。」大水愈來愈大,就被水沖走了,死了,女子也沒來。「這是信嗎?這是直嗎?若是信直就錯了。這樣的直、信不行。」雪廬老人講這樣的信跟直就錯了、不對了,這樣的直跟信是不可以的。

  『或乞醯焉,乞諸其鄰而與之。』「有人向他要醋,他沒有,轉向鄰居要來給這要醋的。」自己家裡沒有,人家向他要醋,他沒有,他就去向鄰居要來給這個要醋的,給他要醋的這個人,但是不是他的,他自己沒有,去給鄰居要的,要來給這一個人。「一般人都以為微生高直」,微生高這個人很直,很直爽。「孔子評論說:誰說他直呢?孔子並沒有說不好的話,但是宋儒卻說微生高掠美,宋儒是想當然耳,欲加之罪,不可效法,這不是讀書人的厚道。」宋儒好像在批評,就比較不好聽了,雪廬老人講,我們不可以效法宋儒這樣,孔子沒那麼講。這個有失厚道。「有人說:不給不行,於是向鄰人乞醋,來表明自己真的沒有醋。這是注者自己揣摩,這是大病,未見而我假理想,有何證據?」這是猜想的,沒有證據,這個也不可以,這是大病。「這不是讀書的方法,萬勿學這個毛病。」讀書這個方法是不對的,我們千萬不要學這個,這是毛病。

  「直者,道也。德,從前作悳」,就是上面一個直,下面一個心。上面直,下面一個心,這個悳,在古時候,德是這樣寫的。我們現在德是左邊兩個人,右邊上面一個十、一個四,下面一個一,再一個心。從前是上面直,下面心,從前的悳是這樣寫的。「誠就在直上頭,孔子說:直哉史魚,史魚,即使是被殺頭也是如此。」孔子講史魚直,史魚是直,他被殺頭也是這樣。「還有一種不直卻正是直」,還有一種看起來是不正直的,卻正是直。「孔子說:其父攘羊,其子隱之,直在其中矣。」攘就是偷竊的意思。他父親去偷人家的羊,他的兒子給隱藏起來,這個是直在其中。「父為子隱,子為父隱,這是真心。真心為直,無有曲折的心。」這個是出於父子他的天性,他的做法看起來是不直,孔子說這個是直,直在其中,因為他是父子天性,父子天性是真心的。真心為直,沒有曲折之心,沒有曲折的心。

  「陽貨欲見孔子,送孔子一隻豚」,豚就是小豬,我們現在講乳豬,剛生出來沒多久,小豬。那這個禮也是很厚的,送一隻豚給孔子。「孔子明知陽貨不在家而去回拜,孔子有直嗎?」古禮,人家送禮來,我們過幾天要去回拜,去謝禮。孔子他就明明知道,挑陽貨他不在家的時候而去回拜,去到他家,那孔子有直嗎?這是雪廬老人講的一個問話。「孔子是真心不想見陽貨,直在其中矣。」孔子他是真心,他真的不想見陽貨,陽貨這個人不好,這個是直在其中,這些道理都很值得我們去深思的。因為這個人不好,他送禮物給他,送一隻豚給他,他不曉得他是什麼用意,那孔子當然也知道,所以就挑他不在的時候去回報。等於是給你回禮了,但是剛好你不在,我有去呀。但是孔子並不是不知道,他是明明知道,那這樣有直嗎?這個是直。孔子他是真心不想見陽貨這個人,所以他直在其中,直在當中了。

  「懂道很難,實智容易學,權智很難學,微生高不懂道的權變。」懂這個道很難,我們佛法講實智、權智。實是真實的智慧,這個還容易學;但是從實智,要有這種權巧方便的權智這個很難學。有一些人,比如說學傳統文化,他學得很直的,但是遇到很多事情,有些方面他不懂得權變,不懂得權巧方便。這個權智他就沒有學到,很難學,這個也是比較難的。所以實在講,有實智、權智這個才是圓滿的;有實智,沒有權智還不圓滿。微生高不懂道的權變,他不懂這個道理它的權巧方便,他等那個女子,發大水了,女子沒來他還不走,為了守信。「不知,焉得仁」,這個我們上面也學過,不智就是沒有智慧,那怎麼會得到仁呢?這是我們現在學傳統文化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很關鍵的、很重要的道理。必須要權智、實智,你這個仁才能學得到。不然有時候看起來很仁、很直,但是他是不對的。舉出微生高這個例子,微生高他說他很直,他守信用,所以在橋下等女子,跟女子約會,女子沒來,發大水他還不走,最後被水沖走淹死了。這個不是直,這個是不對的。當時他應該要先離開,這個就是權智了。所以不智,焉得仁。「不懂仁的真道理」,這裡雪廬老人講一個真道理,加一個道理、加一個真,這個就是我們要注意這個關鍵性的字眼。「這一章是不懂直的真道理。」這個直它真正的道理不懂,懂一個片面的,不是真懂。

  「直心即是道場,真心學佛,心就是道場,懂道,朝聞夕死可矣。今日成是非場,曲曲折折,是是非非。」佛經裡面講直心是道場,真心學佛,這個心就是道場。所以道場在哪裡?就在我們的心,不在外面。現在我們一般人,學佛的人認為蓋個大寺廟那個是道場。其實真正的道場是在自己的心,懂道,朝聞夕死可矣。你懂得道,早上聞到道,晚上死了都可以。今日成是非場,曲曲折折,是是非非。這個就是舉出現在這個道場沒有道,整天就是在是非人我,吵吵鬧鬧,爭權奪利,就變成是非場。這個是非場,曲曲折折,是是非非了,那不是道場了,這個寺廟蓋得再大也不是真正的道場。真正的道場在真心,真心學佛,自己的心就是道場。懂得這個道理,真心學佛,你蓋了一個道場那才是真道場。如果不是真心學佛,蓋再大的寺廟也不是道場,這個道理我們一定要懂。

  好,今天我們就學習到這裡,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

  

  
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