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>> 華藏凈宗弘化網 >> 數位圖書館 >> 每日論語
下載

選擇影音主機
  • 視頻點播
  • 音頻點播
【請點選播放集數】

文字檔下載:docpdf    
 

※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

每日論語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一一一集)  2019/3/13  澳洲  檔名:WD20-037-0111

  諸位同學,大家早上好!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《論語講記》,「公冶長篇」第九章。

  【子謂子貢曰。女與回也孰愈。對曰。賜也何敢望回。回也聞一以知十。賜也聞一以知二。子曰。弗如也。吾與女弗如也。】

  「上章說事,論能力,這一段說理,論道,很難,要仔細諦聽。聽懂與否,要看個人。」

  「與,俱的意思。」這一章書雪廬老人開頭就給我們講,這章書是論道,這一段是論道;上一章是說事、論能力。這一章是論道就很難,要仔細諦聽,聽懂、聽不懂就要看個人了。

  「你們在此上學,各人的機緣不必跟外人講,講了容易起爭執。人虛心,學問就會進步,道德也必定暗暗的增長,福德善根自然會來。不虛心的人,狂妄充能是無知之輩。」這是狂妄,充作有能力這是無知。「與他說,人不領情,反而毀謗你,所以不能光有慈悲心而已。《論語》這部書不容易懂,注解《論語》的都是有學問的人。美國華僑請吾翻譯佛經,吾屢屢不幹,後來說只翻譯經注,而且是翻古人的注,最終也沒有結果,就是知道當中的難處,這也是台中學風的好處。現今就有很多人狂妄荒誕想要翻譯佛經,他翻譯以後是要大家誦,也要大家看。唉!凡是賣假的,大家反而大力吹捧,賣真貨人家反而不要。」這一段話,雪廬老人講得也是語重心長,現在的人不懂,又要做這些事情,這個也是做出來都不是真實的東西。但是現在人喜歡這些,講真的反而人家就不理會了。

  『子謂子貢曰:女與回也孰愈?』孔子跟子貢講,你跟顏回誰比較優勝?「孔子為什麼對子貢說,因為那時候有人以為子貢比孔子賢德。再者孔子處處讚歎顏回,不太讚歎子貢。」

  「這一次與子貢談話。女與回也孰愈,愈就是勝也。」勝就是誰比較殊勝、比較優勝,你們的道德學問誰比較高?「因為子貢名聲響徹天下(很有名),顏回卻默默無名。」顏回沒出名,在當時沒有出名。下面子貢回話了:

  『對曰:賜也何敢望回,』「賜也何敢望回,端木賜不敢與他看齊。」端木賜就是子貢他的姓名,不敢跟顏回來相比,「為什麼?」

  『回也聞一以知十,賜也聞一以知二。』就是顏回聞一知十,子貢他自己說,他聞一只知道二,所以不敢與他看齊,跟他境界層次差很多很多。「回也聞一以知十,賜也聞一以知二。集注說」,這是《論語》的一部注解叫《集注》,《集注》裡面解釋這兩句話,「一數之始」,一就是數字的開始,「十數之終」,就是一個整數。「二者,一之對也」,這是《集注》解釋。「再看餘論,十不是指實數,而是滿數,例如華嚴之以十表示無盡的法門,二也不是實指二件事,是舉一能反三,二是一的倍數。」一加一倍就是二,餘論是作這麼解釋。

  『子曰:弗如也,』「子曰,弗如也,就是你這樣講法,是不如顏淵了。」就不如顏淵,沒有他的程度高了。

  『吾與女弗如也。』「吾與女弗如也。與的講法有若干種,這裡不當許可講,」不是當作許可來講。「應當同講」,同就是相同。「女與弗之間,從前版本有一個俱字,漢儒書中不止一書都有俱字,恐怕是被宋儒去掉,以為比較好講,程樹德氏按語中辨明得很詳細。」在程樹德「按語」當中,辨明俱這個字,辨別得很詳細。所以這裡與,這是當作同來講,吾與女弗如,吾就是我,我同你一樣,就是孔子說我跟你子貢是一樣的。不可以當作許可講,所以與這個字是同。

  「吾同你都不如顏淵」,我跟你相同,我們兩個都不如顏淵。「一般人以為如此是貶抑孔子」,那不就是把孔子貶低了嗎?孔子還不如顏淵。「又有人說,以為怕子貢下不了台,所以孔子與他陪襯。這些講法,吾都不贊成」,雪廬老人說這種《注解》講法不贊成。「都是以小人心量度君子之肚,當知孔子說的是真的。」孔子當中講的那是真話,那不是陪襯的話,不是怕子貢下不了台,他自己貶低自己來給他陪襯陪襯,不是這樣的,他講是真的。

  「為什麼孔子說不如顏回?考異中,何治運《雜著》,有人問我說,漢儒都如此說,依漢儒的講話,孔子果真不如顏淵嗎?何氏說:天之未喪斯文也,匡人其如予何?這是孔子的樂天知命。你們有人能樂天嗎?整天怨天尤人,知命知天命嗎?」這是雪廬老人的問話,樂天知命也不容易,如果我們常常怨天尤人,這就不樂天了,就怨天了。樂天知命,什麼叫知命?知天命,我們知天命嗎?問這個話,也是讓我們自己反省的話。「何氏說:子在,回何敢死?此顏子之樂天知命」,這就是舉出顏回他樂天知命。「顏子未五十而知天命」,他還不到五十歲就知天命,孔子他是五十知天命,他五十歲才知天命,「孔子之不如一也」,這是孔子不如顏回的一個。「吾與回言終日,不違如愚,回也非助我者也,於吾言無所不說,顏子未六十而耳順,孔子之不如二也。」那第二個了,顏子他還沒有到六十歲,因為顏子早死,四十幾歲就過世了,他在世的時候沒有到六十歲,他已經耳順了。孔子是六十耳順,孔子就不如他了,孔子六十歲才耳順,他不到六十歲就耳順,不如他第二個方面了。所以「若天假以年,則入聖域矣。」孔子到七十歲,還希望天多給他幾年時間來學,就能入聖人之域了。「交友若結交不如你的人,都不能幫助你。」

  「孔子是聖人,他還以為有更高的聖者,學生中也有勝過他的人。」你看這是孔子他的態度,學生也有勝過他的。「你們必須學謙虛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佛的善知識是提婆達多,這是出自法華經。」

  「餘論:胡氏泳曰:十者,數之終,以其究極之所至而言。二者,一之對,以其彼此之相形而言。」這是胡氏泳的解釋。

  「輔氏廣曰:聞一知十,不是聞一件限定知得十件,只是知得周遍,始終無遺。」這是輔氏廣解釋的。「故無所不說。聞一知二,亦不是聞一件知得二件,只是知得通達,無所執泥。知得周遍,始終無遺,故無所不說。知得通達,無所執泥,故告往知來也。」

  「反身錄」,這又舉出《反身錄》的注解。「賜之折伏回,徒折伏其知解。豈知回之所以為回,非徒知解也。潛心性命,學敦大原,一澈盡澈,故明無不照。賜則惟事聞見,學昧大原,其聞一知二,乃聰明用事。推測之知,與悟後之知,自不可同日而語。不但聞一知二弗如回,即聞一知百知千,總是門外之見,終不切己,亦豈得如回耶?是故學惟敦本之惟要,敦本則知解盡忘,心如太虛,無知而無不知,一以貫之矣。」

  「只是知解,那是小人儒,不是君子儒。所以吾常說(雪廬老人常常講),通一經,一切經就都通。禮記云:記問之學,不足以為人師。要緊在性命之學,顏回能與孔子相契合,就在這個地方。性命之學,孔子不輕易談性與天道。吾對於《論語》上的性命之學,稍微知道,這也與佛學有關係。在性理這方面,漢儒比不上宋儒;宋儒講性理之學,反對宋儒的,以為處處講理,宋儒錯處很多,但是這個字不錯(講性這個沒有錯)。易經、六經,講理的地方很多。因為宋儒學過佛法,所以會說性理二字,你們念佛,有事一心、理一心,有事有理,有體有相,空與有都是合而不可分,不講理可以嗎?什麼事沒有理!」有事就有理。「宋儒會講性理,也是由於學過佛學的緣故。」

  「如有拘泥我法二執,就學不能到底。性是根本,懂性就懂命,那就一切都懂了。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唯有性一動都不錯就是道。修道之謂教,教便有千變萬化。」

  「佛家說萬法唯心造,顏淵寂照雙融,子貢多見多聞,推測的知識,與悟後的智慧,不可同日而語,所以禪宗悟後才能看經。」這是禪宗的教學法。

  「不學儒,很難進入佛門。」這雪廬老人給我們提醒,不學儒家的,就是傳統文化,沒有儒的基礎很難入佛門。「入佛門而輕視儒,那是加速末法的結束,迅速進入滅法。」入佛門輕視儒家,不重視這個基礎,學大乘佛法是沒有結果了,所以是加速末法,末法結束就進入滅法了。

  好,今天這一段我們就學習到這裡。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

  

  

#